不收费才是国阵的出路/黄子

刚刚和一位新加坡的朋友谈天,他总喜欢做些生平没做过的事。其中一桩是从新加坡开车玩到泰北,想了多年皆未成行,后来一位朋友告诉他已如此玩了五次,他立刻动身带全家偿愿。最后,他说了一句,一路上马来西亚公路收费不停,而泰国则畅行无阻,罕见收费站。

说到收费公路,世界上只有极少数的国家有此恶政。欧洲道路四通八达,收费站却极为罕见。德国经济欧洲之冠,一个也没。

老马向东学习,他的日本籍顾问大前研一,批判日本不遗余力的恶政之一,即为日本政客养肥的公路收费大盗,而老马却取其糟粕,见不肖而思齐。大道收费也就罢了,当年国家那么穷,政府在麻坡建桥收费,回本之后,也就全然利民不再压榨。

满嘴肥油流满兜

联盟政府再差,也不会勾结朋党奸商渔肉百姓,南北大道几十亿的建筑费,收了几百亿,满嘴肥油流得满兜,还要三年一涨,还要政府赔款,有者还要从三十年延长到五十年,剥削两代人意犹不足,要剥至三代以至海枯石烂。若政府收购,竟是4000亿的天价—这是疯狂还是愚蠢?

现在南北大道,早已拥挤不堪。任何时段任何路段,都会缓若龟行。政府不但应该提升原有的联邦大道,更另辟新道以舒缓日日夜夜持续增加的车流量,而且不该收费,就像一千公里的泛婆大道。东马人民之所以取得公民应有的道路使用权,因为是国阵的定存州。也就是,东马有路是因为国阵在西马没什么出路之故。国阵若要在西马杀出一条血路,还是多多铺桥修路—免费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