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是狼来了?

9大厂商分别传出遭收购、迁移、合并、关闭甚至裁员,槟城或失“东方矽谷”地位!

这是本报日前封面头条报道,引起各方关注,因为过去40年来,槟城一直是全马电子工业的重镇,更素来享有“东方矽谷”的美誉,但如今这个地位却可能随时岌岌可危。

尤其是当前槟州电子业的这一波动荡,涉及2家在槟城深耕逾40年,当年槟城电子业起步开跑时的大厂,即摩托罗拉(Motorola)及超微(AMD)。

迁移潮扩大

摩托罗拉在槟城的业务是因早前被收购转为只是研发部门,超微则于上周宣布将出售槟州的组装和测试业务给中国公司,全球5%员工将被裁员,或影响它在槟城的厂房业务。

此外,这一波涉及的还有安费诺(马)私人有限公司(Amphenol TCS)、EMC、UTi、Ericsson等。

其中,Amphenol在峇六拜一间工厂关闭,订单转交中国厂商、EMC则被全球电脑巨人戴尔(Dell)并购,以及UTi与Ericsson 则分别是被DSV及伟创力(Flextronic)收购。

总公司来自美国的安费诺是因为位于峇六拜工厂的生产线收入下滑,基于业务策略考量下,因此决定把厂房迁至中国,估计槟城150名员工,包括工程师和操作员料将失去工作。

槟城电子业的这番最新状况,令笔者想起了之前两次,即2001年及2008年时的情景。

2001年,全球网络泡沫破裂,当时全球电子业也深受重创,一度引起国人关注,作为大马电子城的槟城电子业会否遭拖累,从此山河失色。

但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能否安渡“七年之痒”?

槟城电子业非但没有因此倒下,反而继续茁壮增长,而早在槟城前首长已故敦林苍祐上世纪70年代初期为弥补槟城失去自由港地位,大举引入国际电子大厂时即已进驻槟岛的7武士(7 Samurais),包括安捷伦科技(Agilent Technologies,前身为惠普)、超微、飞兆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前身为National Semicon)、日立、英特尔(Intel)、摩托罗拉及欧司朗(Osram,前身为西门子Siemens)非但对槟岛不离不弃,反而持续增资扩充业务。

2008年,美国掀起次级房贷风暴,打击世界经济,连带的,全球电子业景气也大受冲击,当时槟城电子业的荣衰再度引起关注。

但,笔者再次因此走访槟城,实地访问当地部分大厂及主导槟州投资的投资槟城公司时,也获他们力证,槟城电子业根基非但丝毫未动摇。

相反的,槟城制造业正逐渐从过往过度依赖电子业劳力密集模式,转型升级为高科技发展。

凑巧的是,2001及2008年,相隔7年,如今另一个7年过去了,槟城电子业再次出现“七年之痒”的动荡,这次仍会安稳过渡吗?

槟州吸资魅力仍在

 和上两次不同的是,若加上去年宣布关闭槟城厂房的飞兆半导体,当年是槟城电子业“开国元老”的“七武士”,如今只走剩4个,即英特尔、日立、安捷伦及欧司朗,另4个已“折翼”离开。

那么,槟城过去逾40年辛苦打造的“东方矽谷”江山会否就此断送?

笔者认为,一切未必都是这么悲观。

上述深耕已久的老牌大厂纷纷撤资离开,问题并不完全出在槟城本身,最主要还是整个全球电子业的景气循环与产业结构重整,受到有关大厂美欧母公司业务决策转变影响所致。

这并非槟城已失去其投资吸引力。反之,行业不景、订单大跌、财务问题等,才是它们离开槟州的主因。

所谓危机就是转机,槟城电子业以致整体科技产品制造业,反而可捉紧这次行业重整的契机,顺势转型,将该工业生产价值链升级至更高的层次。

继续留在槟城的跨国电子大厂,以及新进驻的跨国制造业,将可进驻新兴科技领域如光电(Photonic)、发光二极管(LED)、生物科技、太阳能及微波(Microwave)等。

事实上,槟城经济基础目前已相当稳健,经济产业机构多元化,对电子业的依赖已比往日大为减轻。

过去数年,槟城引进的高科技制造业,如近半年先后进驻的中国晶科(Jinko Solar)及晶澳太阳能公司(JA Solar)陆续在槟城设立高性能光伏电池制造厂,就是很好的例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