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精神分裂症?
你了解多少?

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占我国疾病的7.3%,患病率仅次于心脏病。日常生活压力增加,是导致此病症病患增加的其中因素。 

统计显示,精神分裂症将于2020年成为大马,乃至全球的第二大疾病。每4至5位大马人,就有一人出现精神分裂症兆,如睡眠问题、思维困扰与情绪困扰……

精神分裂症是精神疾病的一种。它不同于人格分裂症,常出现整体混乱或僵直等负面行为,常见特征有胡言乱语、没食欲、封闭自己、出现幻觉、妄想等。不论成年人、青少年还是幼童,患上精神分裂症后,在日常生活、职场、学校等环境中均会出现交际问题,严重者甚至无法自我照顾,并达至预期设定的目标。 

为了配合世界精神卫生日(World Mental Health Day),吉隆坡早前举办一场名为“疯子还是精神分裂症?”(‘Orang Gila’or Schizophrenia)的讲座,邀来国大医药中心(UKMMC)心理医生兼高级讲师,哈仕里亚医生(Dr Hazli Zakaria)、马来亚大学心理医学院医生兼教授哈迈德医生(Prof.Dr Ahamd Hatim)、士拉央医院精神病及精神健康部高级顾问兼主任杜振利医生为大家讲解“精神分裂症”于大马的情况。 

哈迈德: 病患可通过适当疗程与复健计划使病情恢复稳定,并重返职场。

哈迈德:轻微病患3年可康复

根据卫生部“大马精神分裂症”病患连续3年的登记数据,每年有2500人被诊断患上精神分裂症,且有逐年增涨趋势。目前,未到医院接受治疗的病患,估计仍有2万5000人,所以大马患有此病症的病患,总加起来约有2万7500人! 

哈迈德表示,大多数人对精神分裂症的治疗认识与意识均不足。其实,轻微病患是可在医院接受治疗,且平均3年就可完全康复的,情况较严重者则可能得花上7年或以上。相较于美国仍有65%病患尚未接受治疗,其实大马目前情况尚算乐观。 

认识7种症状

它的症状大致有7种,即幻觉、妄想、幻听、幻视、幻嗅、幻触与幻味。其中,拥有“幻觉”、“幻听”的病患常会自言自语;“妄想”的病患则会把丁点小事“夸大”,甚至担心被人杀害等,患有“幻味”的病患则会于品尝食物时,出现一种刺激味蕾的特殊味道,因而拒食。此外,部分病患亦会出现像情感倒错、意向倒错、意志力减退等情况。 

“精神分裂症之所以产生,源自脑部化学传递品质不平衡所致,故病患需像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及其他病患般接受长期治疗。很多人被电影情节误导,认为医生可‘直接’或‘随便’就给精神分裂症病患注射药物,但其实这是不行的!我们需经过一系列诊断方可确定该病患是否需要打针。其实,对于一般的病患,我们大多采用抗精神病药物治疗。” 

复健后重返职场

“其实,病患是可通过适当疗程与复健计划使病情恢复稳定,并重返职场。长期认真且从未间断接受治疗的病患,有85%可完全康复如初。严重期,需2至3天见一次医生,后期渐渐康复之时,可1至2个月才复诊一次亦没问题。当然,有些病患会出现‘反扑期’,但他们大多属‘不听话’的病患,没依照指示按时服药。”

询及病患完全康复后,是否可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哈迈德表示,仅有29%的康复者可回到自己的原岗位,甚至“越战越勇”,更上一层楼;但亦有29%面对就业困难,需找较为轻松,压力没那么大的工作,这均因人而异。 

国外数据显示,男、女患病率皆有1%。哈迈德表示,目前大马情况大致相同,唯男生患病率稍女生多一些。

杜振利: 大马精神分裂症案例有年轻化的趋势。

杜振利:20%孩童患分裂症兆

询及我国是否拥有足够的专科医生给予病患治疗?杜振利表示,依据世界卫生组织标准,每位精神科医生对人口的比例是‘1对1万’,但目前大马却仅是‘0.08对1万’。简单点说,即我们比现有人手还需增加20倍,方可解决精神科医生短缺问题。遗憾,目前卫生部仅有约210名精神科医生,若包括私人界在内,全国也就仅有约320名。 

“大多病患来自低收入群体,故均会选择到政府医院接受治疗。其实,不管政府或是私人医院,他们所提供的治疗,包括药物均大同小异,仅是牌子不同,固中成分却是一样的。在政府医院,初期门诊仅需5令吉,之后诊断就得跟病情的严重度衡量。以政府医院为例,我觉得疗程经费尚合理且偏低。” 

病例数据日间增涨

孩童是国家未来栋梁,然而日间增涨的孩童精神分裂症,对国家未来建设与发展均会是严峻的考验!据2011年大马保健与患病率普及调查显示,目前共有13%成年人、20.3%孩童具有精神分裂症兆!

其实早在1996年,孩童患病率仅有13%,但到了2006年,他们的患病率就已增至20%;2011年更增至20.3%,即平均10位孩童就有2-3人有精神分裂症兆!反观,成人趋势则稍稳定,1996年调查显示有10.7%;2006年有11.03%;2011年则有13%。 

一些孩童于早期仅是出现自闭或一些异于常人的举动,但随着社会的异样眼光则会让情况逐渐严重,进而使他们于成长期更容易患上精神分裂症。他坦言,大马精神分裂症案例只会逐年增加,并不会减少,甚至有年轻化的趋势。其中,年龄介于5至15岁的病患亦逐年在增加,趋势令人担忧! 

孩童精神分裂症兆数据为何增涨那么大?“这可能与现在家长已有‘醒觉意识’有关。他们已了解到精神保健的重要,并及早带有可疑症兆的孩童寻求医生的帮助。” 

哈仕里: 家人,永远是精神分裂症病患最强的“后盾”。

哈仕里:传统治疗不如医学治疗

延迟就医是导致病情恶化是最重要原因!哈仕里坦言,病患家属不该因家中有人患有这种病而觉得“丢脸”而加以隐瞒,应尽早接受治疗方为上策! 

哈仕里显示2010年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由其大马、印尼与泰国的民众,大多会于第一时间寻求传统的治疗方式。以大马为例,不管是华、巫、印乃至少数民族,有54%的病患或其家属会于第一时间寻求宗教上的协助。其中,甚至有25%的人会找3位或以上的巫师‘帮忙’。 

迷信导致病情恶化

他语带委婉,“虽我们赞同传统治疗,如精油按摩、音乐治疗等的功效,但更多病患或其家人却属‘迷信’成分居多。他们‘首选’一些迷信方式后却发现病患久久无法痊愈,才会寻求医生的帮助。这时,部分病患的情况早已出现恶化。

“其实,精神科医生相较于普通医生、传统方式医疗师,处理起这病征会更专业。目前,很多传统方式医疗师亦意识到这点,会鼓励病患应第一时间向精神科医生求助。” 

一项全球统计指出,预计2020年,精神分裂症将成为全球第二大疾病,即每100人,就有1人患有精神分裂症。 

若有人跟你说,“我有神经分裂症,你会怎么做?”虽然,很多人会把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人称作“Orang Gila”(疯子),但哈仕里表示,即便某人行径跟大多数“Orang Normal”(正常人)不同,其实也未必说明他就是精神分裂症病患。 

“举例,一名家庭主妇若长期被老公虐待、殴打,刚开始我们亦不可能贸贸然就把她归类为精神分裂症案例,仅能说她出现‘精神衰弱’现象。但倘若她一直不寻求帮助,那就很有可能出现精神分裂症兆,甚至成为病患。其实,保安人员乃至律师、医生均有可能患上精神分类症。” 

被贴上“精神分裂症”标签、不被社会重新接受是病患于康复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阻碍!在一些人眼中,他们就是“疯子”,很多人不相信一个正在病程中的人所说的话,更不相信这疾病可完全康复,甚至还无理由觉得他们有暴力倾向,不能自由控制自己的行为。 

“很多时候,病患预后能力都较差,尤其那些有人格缺陷、起病早的病患。其实,民众不该一直视他们为拥有暴力倾向的‘刑事犯’,而是应给他们更多鼓励与机会。” 

给予加油勿过度保护

他强调,家人于这时起了很大作用。身为初愈病患的家人,虽应对他们不离不弃,但却应切记——千万别给予他们过度的保护。 

“举例,精神分裂症病患痊愈后,明明可自己拿刀下厨做菜,但家人却把家中尖利物品给通通藏起来,正是一种过度保护的表现!

“其实,这就仿如一场‘马拉松大赛’,过程本就是漫长的!从病发初期到初愈阶段,病患沿途都需要家人不断的递上毛巾、饮料,并给予加油打气,才有继续往前‘冲’的勇气。” 

他呼吁,若家中疑似有人患上精神分裂症,可通过电邮 [email protected] 与他联系,尽快寻求解决方案。

知多一点:
“世界精神卫生日”简介:

“世界精神卫生日”由世界精神病学协会(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WPA)于1992年发起,时间定于每年10月10日。每年,世界各国都会依据所设定的主题,主办一系列周密且丰富的活动,包括拍摄、播放专题片、播放宣传促进精神健康的录像片、开设24小时服务的心理支持热线等。 

2010年至2015年的活动主题:

2010年:沟通理解关爱;心理和谐健康 

2011年: 承担共同责任,促进精神健康 

2012年:精神健康伴老龄,安乐幸福享晚年 

2013年:发展事业、规范服务、维护权益 

2014年:心理健康,社会和谐 

2015年:心理健康,社会和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