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福/庄若

大众书局的韦小姐提前退休,回家和丰待奉双亲,来到“椰子屋”吃披萨。我与韦小姐认识没30年也有25年了。两人叙 起往事,不禁抚掌而笑。我第一次参加大众书局的活动,就是韦小姐,还有如今怡保大众的余丽兰小姐主持的。

那是一个文学讲座,举办的地点,就在槟城“光大大厦”广场中间。我也忘了有没站在讲台或舞台上面,只记得讲座旁边是手扶电梯,“血拼”的顾客人来人往,人头涌涌,经过的比坐听的人多。楼上也有人观看讲坐,演讲一半。突听楼上一声吆喝,抬头一望,原来楼上有人倚栏挥手,发问文学问题。这可真是一辈子难忘的经历呵。

当年当红文学小生

那一次场面如此热闹,当然不完全是我的“号召力”;我只是暖场,因为下一场的讲座是梁文福。那时候梁文福的《最后的牛车水》,《椰子屋》也有拿过来卖,十分畅销。他是当年新马当红文学“小生”,可能比某些本地小歌星更红呢。

当年我头发不长,差不多可说是平头,长得与梁文福也有点相像。记得有次在金马仑做联谊会。午休时间,我经过一家餐馆,看见梁文福在里头吃饭,便走进去跟他打个招呼。未几走回营所,不断有学员跟我说:“庄若(没有人叫我老师的。)刚才看见你在餐馆内吃饭。”我笑说:“不,那个是梁文福。”真的吗?学员闻言纷纷跑开,去找梁文福去了。

我所以认识梁文福,除了卖书,还因为《椰子屋》访问过他。

那时我是“另类音乐人”的成员,《椰子屋》与“另类”互相合作;我帮“另类”写歌词,发想创意。“另类”也帮《椰子屋》做推广工作。因此,访问梁文福,是我与“另类”张盛德一起去的。

张盛德忘记带护照

该次访问蛮为有趣(不过对于做访问来说,可说是安排失败)。本来我们是约好梁文福到新加坡访问他的。我与张盛德兴冲冲坐火车上新加坡;谁知人到半途,张盛德才说他忘记带护照。我们只好在新山下车,打电话问梁文福肯不肯过新山来接访问?梁文福人说可以。我与张盛德就找了一间餐室,等梁文福与小庄(梁文福的左右手)过来。

那次的访问,印象是:梁文福很会说话。无论是音乐还是文学,都有他的一套想法。

“会说话”有时候并不一定讨喜。很多人会说“你那么会说我说不过你”未必是服气的。多年之后回想,梁文福的会说话,不过是“胸有成竹”。他的文字,他的歌,就像他的人一样:端端正正,有纹有路,也就是一种风格呵。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