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减冗员增生产力,后果堪虞/南洋社论

国家要发展,就得提高生产力,但,这里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

增加发展开销有助生产力,今天播种,盼望他朝收成。可是,这些年来财政预算案开牌,发展开销一直不进则退,远远抛在行政开销后头,占20%不到,能做的事,也就一叶知秋。

发展开销是国家未来发展前景的晴雨表,突显未来发展路向,要走多远,能走多远。偏偏这不乐观情景,并没改善,政府没给力,也没展露决心与意愿。

首相署利商特工队委员蔡兆源说,发展中国家较希望发展开支提高,但大马发展开支却逐年降低。

发展拨款,即便今天播种,不是明天就可收割,分短、长期收成,而更长线的投资是人力资源与人才的培训,比如教育。但,在这里,发展开销与教育拨款俱不见乐观,每下愈况,达让人不安地步。

蔡兆源说,当国家三分一人口因生产力不足而需政府救济,就是大问题了。

“470万个家庭收入低于2537令吉,被列入40%低收入群,需要BRIM维持生计,加上另有270万的个人需要这类救济,以每个需救济家庭有两个人计算,初略估计申请BRIM者共达1000万人,占了大马约3000万人口的三分之一。”

提高人民生产力很重要,须通过培训确保国人经济独立,然而,2016年财政预算案在教育及培训方面的拨款却减少了16.7%。

董总主席刘利民不满预算案没有拨款给华文独中,完全忽略了华文独中的需求;财政撙节措施,不应以牺牲全民的基础教育为代价,对教育设备发展和维持经费的拨款从2015年的8亿令吉减少至5亿令吉,深感失望。

或许政府应该减少首相署拨款,转移到教育开销上,但高等教育部长依德利斯却不讳言,希望本地大学到了2020年时,能负担至少70%的开支,以减轻政府的负担。

更让人诟病的是,政府减少发展开销、教育拨款,希望通过大学经济自立以减少负担之余,却提高公务员薪金和最低薪金制度。

明年7月,西马最低薪金将从900提高至1000令吉,东马从800提高至920令吉;公务员的最低起薪从850令吉增至1200令吉,而政府也特地拨款11亿令吉,让160万名公务员从明年7月1日起加薪。

政府在国家生产力没有提升之下强制提高员工薪水,雇主因成本提高只能调涨物品售价;当生产力没有提升,强制提高雇员薪水,只能带来恶性循环,而实际购买力没提高,政府提供再多一个马来西亚援助金(BRIM)也是徒然。

第二财政部长阿末胡斯尼表示,国际原油价格明年若是低于每桶48美元(约202令吉),政府或需要检讨2016年财政预算案,因为赤字不能超过3.2%,而我国的债务对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也不能再增加。

不可为而为,只会是强摘下的苦果,政府再不经济归经济,政治归政治,不减少冗员,提升生产力,甭说先进国宏愿,前景也将成疑。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