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算案不过如此/陈金阙

这次预算案基本上还是平衡的,同时减低了赤字。

回看预算案前的预测,有些测对了,但也有很多意外跳出来。

其中反对党纷纷发表论见,认定这是历来最差劲的预算案,却不知所谓“最差预算案”之前是落在哪一年?

此外,也有人回应说大家太乐观了,从来没有最差,因为接下来可能“更差”,在国家经济这么艰难的情况之下,糟透了的预算案只是个开始。

不过我读一下预算案内容,再听一下即时评论,觉得没什么好坏之分,只不过又是“一年”的预算案而已。

我们看到,政府还是继续照顾低收入一群,援助金发了一年又一年,同时有增加的趋势。

这是否证明低收入群失去竞争能力的情况越来越明显,非常依赖政府的“恩赐”?

反之,高收入群的税务增加,虽然涵盖人数只有区区1万7000人,政府多增的税收也只是4亿令吉,但这项措施带来的背后意义却不可不仔细思量。

一,富者有方法对抗

这不是劫富济穷,因为富者有许多方法对抗这种措施。如果是公司的老板,其中一个方法是为自己加薪或派息,以抵消税务的损失。

二、税务制四不像

亚洲各先进国皆采取低税务的制度来吸引投资者,这包括香港和新加坡等(最高税务为17%和22%),我国要朝向先进国,不向它们看齐,却反其道而行,以欧美国家的征税制度来解释增税,但又无法给予欧美国家的社会福利制度,让人予四不像的感觉。

三、或扩大富人税

别以为许多公民年收入不上60万令吉,此事与“我”无关;其实,没有人能知道下一次开刀的是那个收入群的人民?

收入介于10万至60万者尤其忐忑不安。

M型家庭再被忽视

此外,夹在中间的M型社会和家庭,再一次被忽视,这的确是预算案中的漏失。

收入介于3万6000令吉至10万令吉者,得不到BRIM的照顾,却同样面对令吉贬值、消费税冲击、汽油价没随油价跌而大幅调整、一条条大道收费高涨、还有其他生活费腾涨的压力,荷包虽没缩水,消费能力还是减弱了,憋着一股闷气不晓得往哪儿抒发。

另外,我们也感到纳闷,这次预算案基本上还是平衡的,同时减低了赤字。

应更体恤民情

政府能不能作出一个评估,即如果油价依然高涨(在每桶100美元左右),那么我们的预算案内容和数据会什么巨大的改变?

少了这笔可观的300亿令吉收入,我们依然可以朝着2020宏愿前进,如果多了这笔钱,我们是不是很快可以收支平衡?

政府可以更体恤民情,将如何给予更多的实体资助?恩泽所及,如何抚慰M型社会人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