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饶宗颐老先生的信

陈秋霞写给饶宗颐老先生的信。

执笔忘字,这毛病常常发生在我身上,但总比一些连执笔都不愿意的人好多了。现代人都习惯依赖智能手机,前几天才有朋友教我如何利用“声控”书写,还可以选择华语或广东话,方便极了,连我的笑声“哈哈哈”(我选了广东音,有区别吗?)也显示在手机上。

曾几何时,查字典是我的嗜好之一,家里几乎每个角落都放着一本小字典,跟护理手霜一样重要,随时应用。现在手机用多了,却增添了一阵失落感。

这个月初是贤情学堂年度文化之旅,在出门之前,先把一封很重要的信准备好,托朋友带到香港去。为什么想到要写信?而且对象是重量级,备受尊重的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

2005年在香港举行的“走进香港”书画展览,饶老先生捐出两幅作品为“中华健康快车”筹募义款。

作品同印画册

在2005年,我有幸跟饶教授在同一个展览为“中华健康快车”作慈善义卖。那天饶老未克出席开幕仪式,与他缘悭一面。但是,以当时书龄只有3年之短的我,能有两幅拙作和大师的作品印在一本画册已是莫大的荣幸。

曾木华老师是饶老的头号粉丝,收藏若干他的真品,也曾带来课室与我们分享。我从网上(又是靠手机)搜索关于饶老的事迹,特别是在2011年,国际天文联合会将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发现的一颗小行星命名为“饶宗颐星”,以表彰他对人类文化发展的杰出贡献。相信在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是何等超然的崇誉!

我希望在这专栏结束之前,能得到饶老接见,替他做一个专访。毕竟他老人家近百岁高龄,不轻易跟不熟悉的人接触,而且之前已经有无数具有名望的学者、作家和传媒写过关于他的文章。我这个在这范畴里名不经传的“写稿人”,凭什么要他老人家给我机会?难道我自荐说金马影后想访问他?怎不啼笑皆非!

诚意是我唯一的条件。我准备以最传统的方式——写信,去向他请求,希望能打动他的心。

几年前在游览富春山居图的原址时,在当地一间造纸厂买了一盒精致的木刻水印信笺,一直舍不得用,这次可派上用场了。

在研墨时,突然想到信笺上印有一幅山水画,是要避开它还是直接写在上面呢?真让我懊恼,我怎么连这个都不懂!只怪平时不够用心。连忙打电话到北京请救兵,告知刘石教授来胧去脉。他知道我特别看重这件事,干脆替我改一下内容和用词,果然不一样,希望可以为整件事加分。

无论结果如何,我已经上了很有价值的一课。平时以为很容易办到的事,到真正要实行时,未必是想像中的容易。但是只要多充实自己,勇于尝试,又未必是想像中的困难。愿与大家分享这一封“给饶宗颐老先生的信”。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