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萧瑟百物涨价
娱乐大受冲击

尽管令吉在今年8月期间创下17年来兑换美元的最低纪录,但是大部分本地娱乐产业业者透露,早在进入2015年伊始,就感觉到“越出越多钱”的现象。

这种现象,在唱片方面更为明显:海外歌手来马的宣传费大幅度增加,尤其来自韩国的偶像组合,一来就10万令吉经费起跳;而以美元计算酬劳的海外艺人,因令吉与美元的差距,吓退了许多厂商,导致海外艺人在马的商演“冻过水”。 

再来,本地演唱会制作公司,因海外艺人演唱会的成本太高,加上消费税实施后,削弱本地歌迷消费力,因此已决定采取将重心转移到海外的对策,造成明年本地演唱会的场次将大幅度减少;这下子不是演唱会票价太贵问题了,而是就算你想看都未必看得到。 

当市场经济一片好景时,人人口袋有闲钱自然不吝啬娱乐消费;反之,经济萧瑟之际,百物涨价需要缩紧腰带过日子,娱乐产业肯定承受第一波冲击。

海外歌手乏人问津

大马环球音乐多年来不间断引进海外歌手来马宣传与演出,加上“韩风”狂吹的近几年,经营海外歌手市场的案子有增无减。

该公司区域经理林奕秀透露,令吉贬值对大马环球音乐的影响甚大,为酬劳方面计算,海外歌手的商演价码,都是以美元作为统一标准。 

她说,令吉一旦贬值,本地商家若要邀请海外歌手作商业演出,就被逼以更高的价码付费,唱酬无形中“起价”,这段期间吓退了很多商家,造成部分商家转请本地歌手,海外歌手乏人问津。 

她表示,本地商家青睐的该公司旗下海外歌手包括杨丞琳、潘玮柏、范玮琪、苏打绿等等,令吉价值一下滑,本地商业演出的邀约大幅度减少。 

“其实,歌手的演出价码保持不变,问题就出在令吉太小了,商家必须多付1至2万令吉的酬劳,在他们的理解,就等于起价了。” 

韩国偶像组合一旦来马宣传,本地唱片公司会压制约1000张本地版专辑,一般上都会售罄。图为组合Royal Pirates。

韩国组合费用惊人

与此同时,大马环球音乐长期经营的韩国歌手市场这一块领域,令吉走软犹如“火烧连环船”,亦难逃成本涨价的残酷现实。 

林奕秀说,该公司引进韩国偶像组合前来大马宣传,以长期投资而言,大部分是以新晋偶像组合为优先,帮助对方在大马打开知名度,留下一笔记录,好让该公司日后推荐给本地厂商,进一步开拓在本地接商演或代言等机会。 

“韩国偶像以组合为多,如果对方前来大马宣传,随行的工作人员、造型师、经纪人等,至少都要10人成行。” 

她指出,韩国偶像组合来马的阵容庞大,其费用也相当惊人,大马环球音乐必须负责对方一行人的工作准证、机票、住宿、膳食、交通费、宣传场地费、聘请保镖等等,粗略计算,最少需要10万令吉的开销。 

奈何,令吉如今摔成这个程度,若不及时“止血”迟早失血过多,该公司的对策是,要求韩国方面减少随行工作人员,从中节省部分宣传经费。 

进口专辑再度涨价

此外,该公司引进海外歌手专辑,早在今年的4月1日,政府落实消费税(GST)政策起,海外进口的专辑已涨价一轮,而今令吉表现不佳,进口专辑再宣告涨价。 

“消费税实行之前,一张进口的海外专辑平均为50令吉至60令吉,现在差不多要价80令吉至90令吉,价位调高后,导致歌迷减少购买,有的会请朋友出国时帮忙买回来,本地销量多少被影响。” 

尽管专辑市场已萎缩至成为“小众”,只有“铁粉”才会购买来收藏,唱片公司避免亏损,只挑大牌歌手的专辑在本地压片出版,每张价位50令吉左右,比起海外进口的版本,价格较为低廉一些。 

林奕秀表示,该公司在大马专辑市场较大的中文歌手只有“神台”级数的张学友与陈奕迅,至于韩国偶像组合,则会敲定他们来到本地做宣传时,配合本地平装版专辑一起售卖,一般上只会出版不超过1000张专辑,确保偶像来到大马宣传时,能刺激专辑卖气。

将重心移至中新

娱乐产业成本最高除了购买海外电影发行权外,在音乐这方面而言,非海外大牌艺人来马开唱的开销莫属。 

本地演唱会制作公司Galaxy银河集团大马总经理罗艺如透露,令吉贬值加重了整个演唱会的成本,以美元结账的海外艺人与台前幕后团队,让该公司在今年内做了关键性的对策。 

她说,该公司于2006年开始就在中国、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举办演唱会,打开国际市场,今年碰上令吉不济,公司已拍案将重心移到中国与新加坡市场,主要是因为当地的汇率较为稳定。 

“中国的演唱会票价比大马来得高,而且场地一场能容纳两万名歌迷,在中国、香港、台湾等地,是会出现秒杀门票的现象,基于习惯与消费能力的差异,大马市场是没有秒杀演唱会门票这回事。”

周华健年底再加一场《今天唱什么》演唱会,尽管制作费因令吉贬值而增加,主办单位银河集团选择自行承担,并无调高票价。

自行承担大笔成本

她表示,本地多个体育馆都在装修阶段,目前能办演唱会的场地不多,云顶云星剧场一场只能容纳约6000人,收入肯定与大型体育馆的有所差距。 

她说,该公司基于3个因素而决定减少来临大马演唱会的场次,第一,场地不足,影响收入、第二,令吉贬值,造成开销增加,第三,消费税,歌迷被逼买贵票。 

她举例,银河娱乐在今年初已举办过周华健《今天唱什么》演唱会,在12月12日再追加一场,同样的演唱会,因汇率因素而导致两场演唱会的成本产生落差。 

“歌迷投诉演唱会票价很高,但是,周华健前后两场的票价还是保持不变,这说明了公司选择自行承担多出来的一大笔成本,并没有附加在消费者身上,我们也清楚,几百令吉的一张票,对于打工族而言是一笔很高的消费。”

公司与消费者平均承担票价

大马The WonderLand+娱乐公司负责人颜彣勋指出,该公司将于12月19日承办台湾歌手A-Lin的大马站世界巡回演唱会,适逢令吉下滑的状况,该公司针对制定票价一事,亦研究许久。 

他说,海外歌手一来开唱,整个班底至少50人,光是机票与住宿就是一笔庞大的费用,还不包括演唱会硬体设备的运输费,都让本地公司感到压力。

“我们的立场是,即使开销增加了,也不能将演唱会票价定得太高,无可否认票价是会进行一些适当的调整,但是我们主张公司与消费者平均承担,这样的做法比较理想。”

询及目前市道一片低气压,会否影响歌迷购票看演唱会的兴致?颜彣勋表示,还是要依据不同的歌手而定,像A-Lin是近期在中国节目《我是歌手》 中翻红,而且是第一次来马开个唱,自然有一批引颈长盼的歌迷,依据目前票房的走势来看,158令吉与198令吉的座位已售罄,反应还算不错。

本地“最败家”歌手

大马歌手鲜少有到欧美国家录音的案例,为了实现进军欧美市场的梦想,苏盈之是少有到美国录制单曲的本地姜。 

苏盈之所属的Beyond Artistes娱乐经纪公司经理周靖淮受访时透露,苏盈之在8月期间飞往美国一个星期,录制单曲《This Is The Time》,撞正令吉兑换美元的最谷底。 

“除了录制单曲、混音等费用,还有飞机票与酒店住宿,原本是5万令吉的预算,结账时差不多要付6万5000令吉左右。”

周靖淮苦笑,苏盈之相信是本地“最败家”的歌手,一首英文单曲的录制价码,堪比其他歌手推出一张专辑的成本。

令吉兑换外币差距大

他表示,令吉贬值不是近几个月的事,早在苏盈之年初于台湾发行她第二张专辑时,就已经感受到令吉“变小”,导致整个案子感觉经费越出越多,不仅仅是令吉兑换美元差距变大,兑换台币也一样。

靠卖专辑来赚钱是90年代的辉煌史,数码时代到现在的网络盛世,实体专辑几乎仅仅是作品,而并非商品;歌手的主要经济来源,还是靠广告代言、商演还有演唱会。 

他说,为了备战10月31日的个人演唱会,苏盈之的商演也全面暂停,剩下的收入来源只有广告代言费。 

“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认为值得,就当作是一项对歌手的投资,一旦苏盈之日后成功走入美国市场,赚美元的机会指日可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