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政府从来就不是罗宾汉/许国伟

财政部秘书长丹斯里依万瑟里加博士日前在一场研讨会,很诚实地说了两件事。

第一件,他说是自己建议政府向高收入者增征税率,而且他自己也是属于这群高收入者。

第二件,他说,可征税年收入超过60万令吉者有1万2000人,而超过100万令吉只有5000人,这些人只是少数,因此预算案征“富人税”不能称为“罗宾汉预算案” 。

是的,这预算案不能称为罗宾汉预算案,我们的政府也从来不是罗宾汉。

罗宾汉的故事,小说与电影都有很多,就不再赘述。罗宾汉这群绿林好汉,就《水浒传》的梁山好汉,又或电影《让子弹飞》里头麻匪们的作为,行事重点就在劫富济贫。

罗宾汉劫富的对象,是中古时期专制蛮横,富得流油的教会和封建贵族。那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世界,于是罗宾汉成为救赎穷人的英雄。

罗宾汉精神重公义

但是,罗宾汉真正的精神在于重公义,就像梁山好汉说的“替天行道”。 只是在现实社会中,尤其是现在社会,罗宾汉几成浪漫的想像。

早前在一篇流传甚广的文章《罗宾汉悖论:国家到底有没有对不起年轻人?》(作者陈方隅,有兴趣的朋友可找来阅读),读到有“罗宾汉悖论”之说,意指越需要英雄好汉的地方,英雄好汉越不会出现。

作者提及美国著名经济史学家林德特,用罗宾汉悖论来描述一个令政治经济学者们百思不得其解的现象:“为什么在愈不平等的国家,人民对社会重分配的要求程度与支持度都愈低?为什么愈需要重分配的地方,重分配政策愈不会出现?”

乍看之下,有点难明白,但如果用马来西亚作例子,应该就不难明白了。

分配利益换取支持

是的,我们的政策与行政存在相当多不平等之处,虽然让部分人不满,但是政客借由利益的分配换得支持,而且既得利益者的长期支持,都使到重分配政策久久没出现。

我们国家的贫富差距,在东亚国家中排名第三。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发布的《2013年马来西亚人类发展指数报告》指出,我国1%最富有的人掌握的财富,超过了40%最贫穷人的财富总和,贫穷率从2007年的17.4%上升至2012年的20%,而且中产阶级家庭仅占20%。

另一个数据指出,我国15%最富有的阶层掌握了80%社会财富,85%普罗大众人均收入为1千623美元,两个阶层的收入相差高达22.7倍。再搜寻又看到另一个数据,大马最富有的10%阶级把握大马逾30%总收入,最底层的50%家庭只把握约20%总收入。

 恩庇政治大行其道

不管哪个数据,都说明我们的贫富差距极大。当然,我们不需要,也不应该制造仇富心态。毕竟富豪之家只要不是偷窃国家财富,而是凭着努力与过人之处,创造财富累积财富,都是他们的本事,连带富二代的成功起跑点比平常人更高,也都是这社会的现实面。

但是,我们要问的是,在这个富者越富,贫者越贫的现实下,政府在重新分配整个社会资源做了什么?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新经济政策,本来是要扶贫扶弱,拉近贫富差距,但执行偏差反而让国家财富大量集中到权贵手中,到了马哈迪时代后,这个国家新的“贵族”已成形且壮大,那是由政治豪强与大财团世家共组的新贵族集团。

这是权力集中,恩庇政治大行其道的后果。小老百姓辛苦劳作一辈子,收入追不上物价,也赶不上屋价,还要为子女的教育而烦,但新贵族们继续享有便利与特权坐拥最大的利益。

没有在政策上重新分配整个社会资源,只是让新贵族们多缴点税,施舍小恩小惠要小老百姓谢主隆恩……所以,财政部秘书长依万瑟里加说得对,这不是罗宾汉预算案,因为没有罗宾汉最重要的精神——公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