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普罗旺斯的松林/练葵芳

我能爱上普罗旺斯的松林,是从冬季开始的。

城市长大的孩子,嘴巴说说自己热爱大自然,当真走入密林之中,蚊虫一叮,找不到厕所,被地中海型植物坚硬的芒刺所伤,就心灰意冷了。

普罗旺斯的松林、榉树林、橡树林,走进去其实并不“美”。

远看大山大水当然好看,深入其中,寂寞得很,甚至,害怕得很。

“放生”到松林

相当关键的一点是,从小到大被训练起来,对环境的不信任,对独自在人影不见的僻静处行走的强烈不安全感,疑神疑鬼,有人怕人,无人怕鬼,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幸运”的是有一段日子我足够哀伤和忧郁,渴望独处和向往全然开放的空间。

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的独处令人窒息想死。

不久我的先生就发现,最好的方法,是把不快乐的老婆“放生”到松林里去。

放手一搏,不怕我会走失,不怕我会撞树给自己死,他把车子停在松林外面,准备了食物和饮料,和孩子们在车上开派对,我下车,向他们挥手,千山我独行。

那个冬天,在阿尔卑斯山脉的积雪中,我自己走了两个小时,一脚高一脚低,没有穿雪鞋,走得双腿非常非常累,但是心很静。

那以后我致力于心灵的疗愈,慢慢恢复元气,活得越来越平静愉悦。

也从此爱上寂静的山林。

有些事,听起来,或文字上读起来很浪漫,比如春季在林子里默默寻找野生的芦笋,比如在阴暗的杉树林里,尽量不发出声音的寻找蓝莓窝、覆盆子窝和野草莓窝,它们像某种精灵群聚,你不要粗声大气呱呱叫,要静,心要诚,慢慢就会像做梦一样,看见一棵,然后两棵,然后忽然发现一整窝!

下次再去,却找不回了,何其神秘,何其美丽。

想法不太多

不浪漫的部分是,你就孤独啊,就埋头埋脑自己走很多路啊,走到后来,舌头黏着上颚,遇见人都开不到口说话,只能含蓄一笑。

秋深时分可以采蘑菇,这个超难的,需要跟有经验的人在一起,否则被毒死了天都还没亮。

现在的我,常常感到自己很快乐,傻头傻脑的,想法不太多,念头来了又去,可以不抓取就不抓取,心放宽,做饭洗衣带孩子,也有自己热爱的“工作”,为一个台湾的疗愈工作坊在大马的进行出力筹办,这样活着很充实了。

没事再到林子里走走,也就不知今夕何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