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与工作/碧澄

         

中国人自小接受的古训当中,不少与昔时有关。这些古训,主要是为了让后一辈的人明了时间的可贵——一去不回,所谓“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悲伤”。陶渊明的〈杂诗〉“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留人”和岳飞〈满江红〉“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概括了此中的道理。

如再加上一些人生哲理或者文学意味,那就更加让人觉得惜取少年、青春或美好时光的必然性。例如庄子的〈知北游〉:“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樊川文集·池州送孟池先辈》的“人生直作百岁翁,亦是万古一瞬间”,道尽人生苦短而奈若何的感慨。

至于诗词中含爱惜春色光景等的劝谕,更俯拾即是,引人深思。“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蒋捷《一剪梅·舟过吴江》)、“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苏轼《春夜》)、“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刘禹锡《酬乐天咏老见示》)是常见的例子。

马来社会也普遍觉察到时间的可贵。马来谚语中,有两句很有意思:“拖延是时间的贼”(Bertangguh itu pencuri masa),“时间拴不住,过了难追回”(Masa tak dapat ditambat, terlepas tak dapat dikejar)。

任何人都是24小时

外国人对时间的宝贵与作用的体会就更深入,描述得更加形象化。富兰克林的“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已成了家喻户晓的格言。有一句话简单而含义深远,我一直找不出说这话的人:“时间只能制造老人,而不能制造圣人。”劝谕每个人都要利用时间去创造一番事业。高尔基说过:“时间是最公平合理的,它从不多给谁一份,勤劳者能叫时间留给串串的果实,懒惰者时间留予他们一头白发,两手空空。”而赫胥黎则说:“时间最不偏私,给任何人都是24小时;时间也最偏私,给任何人都不是24小时。”我们都要实实在在为当下而活,H·史宾赛说得好:“人类常想打倒它,最后却被它击倒的就是时间。”这话正好用来给时间的本质作为定义。

生命是由一分一秒的时间构成。每个人都应把时间作精密的分配,使每一个或长或短的时段都有其特殊的意义、作用或任务。

时间供我们工作和享受,两者要取得合理的平衡。

我自小就很有时间观念。上课绝少迟到。与人相约,总是先到等人来。这种习惯,直到出来社会工作都没有改变。迟到、早退,打从心底觉得不安。

人生,必须工作。先工作,后享受。虽然有人认为“工作是为了给他人赚(更多的)钱”,但我可从来不这样想。我们毕竟生活在一个资本主义社会,工作的目的毋宁说是为了满足彼此的需要。对一个职员来说,工作除了求取生活的物资需求,也为了心灵的要求。一个人获得一份配合个人兴趣的工作,夫复何求?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