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有梦/鑫霖

花了一天时间给冰箱退冰、清理,这种工作每隔几个月便要重复一次,做完了,又要等待下一次的来临。弄完这些,继续读刘大任的《当下四重奏》,读着读着,想起现在身处美国纽约的高中同学。多年不见他也不是挂念,而是想着当年一同当舞台司仪、参加演讲、诗歌朗诵比赛,那时彼此都还穿着高中校服,也没想过毕业后人生各自精彩,天涯也各自一方。那天跟朋友吃午餐,我告诉他,此生我有三处要去,一是去法国看普鲁斯特,二是到英国看艾略特,三是到美国纽约。

朋友问,为什么去美国纽约?我回答得很简单——因为那是大城市,我喜欢城市那浑浊中,带着邪恶与美好的气息,不论潮湿或干燥,踏在城市陆地上片刻,也是让人心情亢奋的事情。朋友笑笑没接话,我猜大概是觉得我无比天真。再过两年就30岁了(我常问坐在我隔壁的前辈说:人是怎样长大变成如此的呢?),人生有梦或无梦,套句老掉牙的话来说,随时都转头空。有梦想还是好的,至少比无梦的人可活得更有趣,不至于孤独。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