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经济让印尼忧心/黄子

97金融风暴始于泰铢狂贬,随后亚洲多国遭受重创。政府倒台的倒台,不倒的也苦苦挣扎,凭坚定意志,挨过狂风暴雨后凄凉黯淡的日子,才守得云开见月来。

东北亚的韩国倒下任凭国际货币基金宰割分猪肉给列国财团,情况惨不忍睹。但朝野齐心,共赴时艰,人民献金献银救国。重灾区的重中之重,印尼不只是经济上满目疮痍,最可怕是当权者再次重施故技,出动暴民甚至军人烧杀劫掠奸淫华人,企图转移视线以保政权。印尼沉沦为东南亚的地狱之国,仿佛昔日卢旺达的魔鬼们都涌入该国。

狱火熊熊燃烧的印尼,即使熄灭之后,还有前途吗?还有人敢去投资吗?逃到海外的华资还敢回去吗?一大串的问题,当时的答案,全是负面。

印尼经济越来越好

老生常谈:危机就是转机,大危机也是大转机。

长期以华人为代罪羔羊的苏哈多下台之后,顶上去的哈比比时不我予,选举输掉,保持君子风度交出政权。换上热衷出国访问的“盲僧”瓦希德,除了周游百国,差不多是无为而治。“盲僧”不行,换上个著名的“哑巴”总统——苏卡诺的女儿,建设不大,但局势稳了下来。

印尼总统换来换去,国家非但没有越来越糟,而是越来越好。苏西洛上来,印尼的经济已比Boleh的马来西亚更Boleh。吸引外资,早就超越大马。这个最大的排华国家吸引中国投资,更是与中国邦交友谊最坚固的一个马来西亚望尘莫及。印尼的劳动力以及印尼的去种族主义走向平等的政策,都是大开倒车一个马来西亚的死穴。

令吉大贬国债攀升

约20年前,我们的情况好过印尼百倍。老马拒绝被国际货币基金大干一番,我们没有倒地,是站着挺过来了。他下台时,大马的经济增长、外汇、国债,全不是印尼所能匹敌。老马下台10年后,反而轮到印尼的财长忧心忡忡大马的经济。

上一回是泰国的东炎汤引爆金融风暴,这一回会不会是一个马来西亚的椰浆饭出问题而“陀衰”印尼呢?一马发展公司需要时间解决,但市场却没时间等待。印尼盾已在贬,令吉更贬得一塌糊涂。印尼的国债只占总生产值的32%,大马却高达70%。外汇金长期名列世界前茅的大马,远非又穷又乱的印尼可比。可现在人家在千亿美金之上,而我们已跌破千亿。

外汇锐减,令吉大贬,难怪上回深受东炎汤祸延的印尼,这回怕我们的椰浆饭惹祸。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