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来踢藤球/邓长权

山上,环境偏僻、宁静,务农人家生活朴素单调,农人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因为没有什么娱乐,朋友见我工余无所事事,一天,开车把我载到离家两公里外的一个草场上,说是看他们踢球。

那是大约在15年前吧?朋友带我去草场看他们踢球,要我学踢球。他们踢的是藤球,我小时候学校课外活动中最讨厌的一种球类。

怎么也没有想到,年纪大了,一玩反而喜欢这种球。我们踢的是花式藤球,三几个球友围个圆圈,就能为一个小球类追逐打转乐翻天。

兴致易热易冷

踢花式藤球,不需要大场地,不需要很多人。球在脚下互相传来传去,把玩卖弄花样多,可要玩得精彩神乎奇技,球艺出神入化,非人人可以。可我们旨在做运动流汗,不计较功夫深浅。

玩这种马来文化球类,兴致“易热易冷”,玩了几年便停顿了下来。所谓易冷易热,并不是玩球兴致下降,我看一些球队,成立没多久便停顿,原因多半是球队中球员发生摩擦。辟如一些球友球龄尚浅,踢得不精湛被冷落,心有成见就不到球场。说实在,藤球是冷门运动,难学难精,但初学者只要用心认真学习,不难上手。而球艺好的也应该谦诚对待他人,毕竟是运动流汗不是作比赛。

我在那一段球队停顿、没有踢球的日子,为了保健,就去爬山。最近,有一个球友技痒了,我就帮忙去召集旧球友,再度傍晚时刻在离家不远的草场上亮相了。

其实,做运动,踢藤球比爬山好;玩球充满乐趣,也不会很剧烈。它也是一种促进多元种族和谐的活动;我的球友就是由华人、马来人、原住民等朋友所组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