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减游戏别有用心/南洋社论

国际油价下跌、原产品包括棕油和橡胶价格低滞、马币贬值等不利经济因素,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捉襟见肘已在民众意料之中。

财政部官网资料,18个部门拨款削减,高教部冲击最大约24亿令吉、原产部(约10亿令吉)、农业部(约7亿令吉)、交通部(约6亿4千万令吉)、能源部(约6亿令吉)。

部门拨款减少,意味着国民的基本福利被剥夺。以教育部为例,学校拨款从去年的8亿令吉削减至5亿,幅度接近40%。5亿令吉发放全国近万所学校,数额之少可想而知。

教育是树人大业,是培育国家人才的重要领域,尤其在这个科技发展迅速的时代,学校的硬体或软体设施的建设拨款,绝没理由越来越少。

资源有限,部门拨款相应减少,却有一些部门拨款大幅增加,显然别有用意,首相署拨款剧增11亿令吉就引发在野党议员的炮轰。

马大新青年对政府的批评最尖锐,政府无法有效发展国家经济与制造更多就业机会,把失业人口转纳为公务员,制造低失业率假象。政府将公务员视为大票仓,用纳税人的钱来奉养。

该组织说出我国当前的事实,拥有全球最臃肿的公务员体系,人数超过140万人,约占人口5%。按我国3000万人口计算,公务员人数与人口的比率是1对20,恐怕是世界之最。

邻国新加坡总人口约500万,公务员约7万人,比率是1名公务员对70个国民。新加坡在全球最具竞争力国家的排行榜上名列前茅,是最有效率及最不贪腐的国家。

人多好办事,但我国臃肿的公共行政体系却是人多办不好事,每年总审计司公布的审计报告就揭露公务员玩忽职守的浪费文化、平白耗损国家资源。

根据预算案的数字,行政开销中,公务员薪酬高达705亿令吉,占了总预算的26.4%,加上131亿令吉的公务员退休金与50亿令吉奖励金,预算案中高达三分之一的拨款就只花在公务员身上,这是极不健全的国家管理方式。

每年财政预算案,政府开源的管道是往国民口袋掏钱,节流也从国民身上下手减少补贴,却无法从开销方面节约,2152亿总拨款中,如果政府能从公务员薪俸、服务与供应费等等方面节省5%,国家就会有多达100亿令吉的钱财供其他用途。

砂沙两州长期受到中央忽略,政府增加拨款改善基础建设本当义不容辞,但政府当下面对反对党巨大压力之下,向东马大抛糖果的举措,明显是买票意图,快人快语的副首相阿末扎希也承认是事实。

加加减减的游戏人人会玩,但政府的责任是照顾全民,施政必须以全民为本,若按政治意图笼络某一些人却又因敌视而排斥某一些人,绝非是一个全民政府所该奉行的治国方略。

天下为公,不是个人的公器,当权的政治人物必须慎思,照顾朋党、排除异己的政治策略,最终必会自食其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