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猪毛/张木钦

开征重税,对富人只是九牛一毛,但拔毛总是不舒服。

至今只听过美国富豪巴菲特说,给我加税吧,我的员工比我缴得还多呢。

可见得征税不一定是劫富济贫,也有劫贫济贫的。

这次国库告急,要高收入的一群多贡献,引来反弹。

估计这么折腾,一年也只多收四亿,那是不足一亿美元,只是阿拉伯油王子的小额捐款。

如果耐心多等几年,成了高收入国,缴税的人多了,就不怕没水头了。

现在向富人要钱,就像一句俄罗斯歇后语:给猪剃毛。

猪叫得很大声,但剃下的毛很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