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吉狂泻加重成本
票房收益大缩水

2016年本地贺岁片《四个愚夫之金玉满堂》一众主要演员。右2为导演林德荣。

令吉急贬被戏谑为“吃了泻药”狂泻不止,国内进口商业者腿软跪地,表面看似风平浪静的大马娱乐产业,亦在令吉节节败退中,承受一定的压力。

向来以美元与海外片商交易的电影市场,令吉下滑之际,本地片商在必须以更高昂的价格买进海外电影发行权,进而加重成本。而美国电影公司在大马的分行,每个星期必须将令吉兑换美元来向总部结账,亦是眼睁睁看着部分票房收益,瞬间蒸发。 

看回本地自资的电影,无需以美元交易,莫非就万无一失?本地导演林德荣出品的2016年贺岁电影《四个愚夫之金玉满堂》在不久前移师到台湾进行后期制作,令吉贬值直接冲击整个电影预算,必须支付多出几万令吉的费用,让他咬牙忍痛地说:“这部电影是有史以来最烧钱的一次!”

预算超支当头棒喝

人在台湾为新电影《四个愚夫之金玉满堂》进行后期制作工作的林德荣,被问及令吉贬值对其电影制作的影响,不止一次在访谈中说:“这次够力!这次很够力”!来宣泄面对预算超支的情绪。

林德荣第一次部出品的电影《阿炳心想事成》亦将电影拿到台湾去进修音效、调色、预告片等后期制作,为求好心切,亦对台湾后制充满信心的他,这回遇上令吉狂泻的坏消息,给他一记当头棒喝。 

他说,电影的预算为300万令吉,近3个月以来,令吉兑换台币的前后差距令他傻了眼,3个月前120令吉兑换1000台币,3个月后1000台币要价140令吉,涨了20令吉之多。 

“电影后制期间,我们整个团队有5人飞到台湾监督工作,为期1个月的酒店住宿、三餐、交通费,因为令吉太小,导致全部涨价,更可怕的是,电影后期制作费用两星期之后必须结账,看来是等不到令吉起死回生。” 

士气低落影响赞助

林德荣粗略计算,这一次始料不及的令吉下跌,现阶段至少需要多付5万令吉的成本,这还不包括电影上映前后的宣传费用。 

除了令吉表现不佳影响电影成本外,大马整个经济市场的低落士气,亦直接影响商家的赞助。 

他指出,市场低迷导致品牌商家都减少了赞助与广告,各行各业都在缩紧腰带做生意,产品赞助与宣传这一环,最先被“砍”,以致整个娱乐产业的赞助纷纷宣告“缩水”。 

与此同时,令吉尚未回春前,近期国内18条大道过路费却宣布起价,从50%至100%不等,有关宣布亦让身为电影出品人的林德荣头皮发麻。 

先在大马站稳脚步

他说,上一部贺岁片的宣传期,团队租来6辆车载送演员与工作人员南上北下做宣传工作,租车费用、汽油、过路费等等,两个月下来花掉15万令吉,这还不包括在外地的吃住费用。 

“这一次,我们打算租下8辆车进行宣传,在汽油与过路费双双涨价后,我看需要准备20万令吉的宣传预算才行。” 

拍一部电影多方面都需要“支出”,但是收入只能靠观众买票支出与一些周边产品的辅助,本地电影市场不大不小,何不将电影发行权外销到海外大中华区域,将利润空间扩大? 

林德荣说,他与本地导演周青元的想法一致,皆认为一部由马来西亚出发的电影,还是以本地市场为主,先在大马站稳脚步,至于开拓海外市场与否,有待时机成熟再作考虑。

巨资购钜片冀望票房“补血”

网络世代冲击传统电影院票房,大马电影票房近年来大幅度缩水,今年又面对令吉贬值的窘境,向来以美元向海外购买电影发行权的本地公司,再一次面临重大的打击。 

尽管令吉插水,美元很贵,要让生意继续营运下去,“货”还是得进,大马电影发行商RAM Entertaiment市场与宣传高级执行员吴丽施说,令吉贬值时期,该公司不得不以更昂贵的价码,购入海外电影的发行权。 

然而,电影发行权如何定价?吴丽施表示,还需要看电影的演员卡士、制作费与片种而定,小品类电影与大制作的发行权价格,可以有很大的落差。 

辉煌票房不再

“观众的口味很难捉摸,但是无论是中文片还是英文片,大制作与大卡士演员还是有一定的叫座力,因此电影片商即使发行权再贵,还是必须引进一些有口碑的大制作来应付市场。” 

她说,电影票房相较10年前已大有不同,一部电影在本地突破100万令吉已算“及格”,要知道成龙的动作片在10年前的票房可达2000万令吉,现在已没有这样的辉煌。 

用微弱的令吉兑换气势如虹的美元买进电影版权,电影发行公司已哗啦啦地大出一笔额外的预算,究竟如何拉长补短来填补这么一个大坑?奈何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冀望市场票房。

鬼片接受度大

“尽管公司在令吉下跌时,不得已用更多的钱去买片,接下来在广告宣传方面也不能省,反而会加大马力去拼票房。” 

吴丽施指出,该公司还是以引进中文片为主,今年初公司尝试购买一部越南惊栗电影《招魂·Conjuring Spirit》一探本地市场水温,最终票房收益为150万令吉,表现比想象中要好。 

这证明了,好莱坞电影、大制作的中文电影、动作片这几类片种外,本地消费者对鬼片还是有一定的接受度,无论来自什么国家的“鬼”,皆有不同程度的吸引力;令吉走软之际,与其砸大笔美元买下多部昂贵的大片,该公司选择性引进“价廉物美”的越南惊栗片,不失为一项策略之举。

戏票酝酿起价?

各行各业在面临营运成本增加时,其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转嫁于消费者,这一次,海外电影发行权“起价”了,买票进场的观众,是否必须为令吉贬值“埋单”?

大马20世纪霍士电影公司市场总监巫汉眉透露,该公司在美国本身乃电影制作公司,作品直接引进大马,并无被逼掏出巨资向海外买电影的状况。 

她说,令吉贬值影响最大来自于,该公司每个星期必须向美国总公司结账,将本地上映的票房收益,兑换为美元付还予总部。 

“大马霍士公司承担的损失在这里,我们无法等待兑换率回升再结账,而是每个星期必须总结一次。” 

尽管业界承受令吉贬值的压力,但是电影公司却不能因此减少引进电影,至于询及能否延长上映期间以增加票房收益?巫汉眉表示效果不大,观众心态都是追着新鲜出炉的电影,电影上映时间太久无法“保鲜”。

巫汉眉:对消费者不公平

面对这一波汇率的冲击,电影公司与院线是否会将票价调高来挺过去? 

巫汉眉认为,若令吉贬值再将戏票调涨,对消费者而言是不公平的,汇率起起落落,电影公司过去在令吉涨价时,也不曾试过将戏票减价。 

“货币贬值是整个区域性的问题,不仅仅是马来西亚,亚洲多个国家的货币近期也在下滑,这是美国总公司必须接受的事实。”

她透露,该公司在这次令吉下滑时期,尽管面对一定的成本增加,但是整体而言还没有出现亏损的状况,只是赚少一些。 

林德荣:涨价不觉得意外

另外,针对调整戏票的问题,电影出品人兼演员林德荣认为,若是接下来电影院宣布调涨戏票价格,也不觉得意外。 

“比较起亚洲几个国家如新加坡、香港、台湾等地,大马的戏票目前还是在20令吉以下,已算是很便宜,本地电影公司以美金向海外购买好莱坞大制作,面对成本压力,我觉得戏票起价在所难免。” 

他认为,观众之所以会买票欣赏一部电影,是建立在喜欢某部电影,并非依据戏票价格而定,若是一部观众不想看的电影,即使票价卖得再低廉,也不会让消费者动心。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