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霾和油棕种植/朱乾海博士

上星期一(10月19日)的专栏我说大马花了150万令吉布云造雨,烟霾已暂时没有恶化,言犹在耳,就在当天,灰蒙蒙的烟霾又来袭,多州的学校又得停课,人民都在吐苦水。至10月23日,玻霹梹尚未复课。

东南亚的泥炭地原来被森林覆盖,经过几千年的岁月,地下碳的累积储存量比地上多出1200倍。这些碳一旦燃烧乃产生绵绵持续的烟霾。

东南亚森林的面积不算大,但它的地下碳储存量却很多,估计有700亿吨,比森林的生物质多出2倍。

虽然环境有大量的碳,如没有火灾,神奇的自然生态系统却能调节各种温室气体及水分,维持我们舒适的生活环境;泥炭地的生态系统也有储水防洪的功効,同时也供养多种动植物,如日落洞树给原住民开割香口胶、在溪水捕捉观赏鱼,其他存在的生物包括山猫、鳄鱼、熊等。

印尼烟霾污染严重

当泥炭土的植被遭受到破坏或被铲除,暴露光秃秃的土表。在干旱气候最容易着火燃烧,烟霾及温室气体随风散布。我的白色小灵鹿轿车停在户外,下了一阵子雨,太阳再现,我的车顶随即布满干后的黑雨斑(细微碳粒斑)。

东盟国家泥炭地的碳储存量估计有700亿吨,约全球总储存量5500亿吨的13%, 即等于全球储存的生物质2倍。

全球泥炭地释放的碳每年约30-40亿吨,而东盟国家则每年释放15-20亿吨(即50%)。这是一个讲碳交易的世代,我就不计其烦提供一些数据。

别低估这区域的烟霾,在干旱季节从印尼飘来大马及新加坡的烟霾是东盟地区最严重的环境污染。

泥炭地种植须压实

泥炭地着火燃烧制造越境烟霾,这和种植,包括种油棕不无关系。非政府组织叫我们停止开发泥炭地种油棕,但我们有堂堂皇皇的好理由种油棕,包括除贫。不过在泥炭地的油棕面积只占3%而已。

不谈种油棕的社会问题及环境问题,如果一定要在泥炭地种油棕,不妨明了如何进行。

泥炭地下层的积水必须适量排放,泥炭下陷就是因为积水的流失所致。例子很多,例如柔佛有一个油棕园,50年后的今天,泥炭地已下陷了3-4米。地面上的油棕东歪西倒,因为“站”不稳。

泥炭土地土质松软,种植前必须压实,将棕苗种在洞中洞里,即深15厘米深的植洞,要懂得水位的管理、要保留软性植物及藓苔。其他如蚁害及微量元素的应用等特别问题,容较后再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