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要有改变世界的梦想

陈咏潼:无论是人生经营或做事,都应该要“一步一脚印”。

“听(Membaca)、写(Menulis)、算(Mengira)的‘3M教育’早已落伍。而‘机器人’的技术进步已悄然从孩子的玩具变成了教学工具,除了可让小孩从机器人身上学习电脑编程,就连大人也被深深吸引,想要拥有一台!未来,我希望每间大马的中、小学均拥有一台以上,由我们团队所研发机器人。”——陈咏潼 

“机器人”已悄然改变了孩子们的“玩具”,不仅孩子们可轻松从它的身上学习编程,甚至连大人也想要拥有一台。33岁的陈咏潼,大四那年就看准了这趋势,与4位夥伴成立了实宏科技工业有限公司,从2004年创立至今已进入第11个年头。获奖无数的他,目前是大马机器人的业界代表,亦是大马版机器人的首位发明者。 

今年,陈咏潼获得“Digi 10大创意产品”与“东南亚ICT最佳研发产品”两个奖项。他表示,其研发、生产各种机器人部件的公司经多年经营后,如今已是个拥有20多名员工的小型企业。目前,他与团队将持续研究丶探索新技术的发展潜能,并坚信“机器人”会是下一波改变世界的潮流趋势!

理念:10岁小孩均可组装出

属于自己的“机器人”

从小,陈咏潼就对理科特别感兴趣,但直言中、小学均没机会更深入地“接触”理科。他表示,“Rero”还没面市前,估计大家没法想象,也没技术与背景基础去操作一台机器人。以目前大马教育制度来看,估计要到大学,甚至就读相关专业,才有机会接触机器人,他对此直呼可惜! 

“我认为,‘机器人教育’应是从小培养的!由此,我与团队开发了简易的教学应用,让10岁或以上的孩子,均可轻易组装出一台属于自己的‘机器人’”。 

毕业于工艺大学机器人专业,陈咏潼大学时代就开始积极参加各种机器人比赛,虽成绩亦算标青,但还是能从其它国家选手身上学习到很多新知识,以借此弥补自身机器人的不足。 

“当时,最强的对手早已不是日本,而是中国。那已是10年前的事,可想象现在中国的电子技术更肯定是非当日而语,大马要迎头赶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

何为 “Rero”?

“Rero”是英文“Reconfigure Robot”的简称。顾名思义,它就是一台机器人组装套件。小朋友可从各式不同零件,重新配备、组装(Reconfigure)机器人。虽然,乐高(Lego)亦是如此,但其组装的仅是外型,并不能自己编写、设置电脑编程。反观,“Rero”这款机器人不仅能让小朋友自己编写、设置电脑编程,机器人亦会于编程设置好后,作出任何设计者所编写出来的动作,如跳舞、奔跑、翻跟斗、劈腿等。 

说白点,它其实就是一套较为高端的玩具,它可以有千变万化的可能性。今天可以把它组装成一只小狗,明天可以把它拆了组装成一辆汽车。目前,市场上看到的电动玩具是不行这样做的,把电池安装上,它就仅能按照原厂与说明书的那样操作,我们并不能把它拆散,再次组装成另一种模样。

3M教学比不上电子教学

仅有“3M教育”是不够的,它未来必遭时代巨轮淘汰,而电子教学(E-learning)肯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而电子教学中的数码编程(coding),即是一种新语言、新技能,所有小孩都必须去学懂,才是未来应被关注的重点。 

以“Rero”为例,它其实就是一个教学辅助工具,所以我们亦可叫它“教育机器人”(Educational Robot),而教学对象是10岁以上的小孩。目前,大马各大学的理科系与工程系,入取目标均定于60%,但就目前情况来看,现在就读这两个科系的学生竟少于40%,入学率之低,让人担心。是什么原因所造成的,这可能就要从小学阶段说起了。

“其实,这情况不仅发生于大马,世界各地乃至欧美国家亦出现这般状况。但他们与大马教育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知道怎么去做,在中、小学开始就下了很多工夫,把与理科有关的课程变得更加有趣,其中卖点,就是采用机器人去辅助他们的教学。” 

课程变得更有趣

“目前,不管国中还是独中的理科班教学都略显沉闷。当年,我必须到学院、大学,甚至就读相关科系,才可接触机器人。但倘若从中、小学开始就有了‘Rero’,老师只需从旁辅助,给出一些简单指示就行。而学生那时就可‘自由发挥’,绞尽脑汁去解决眼前的问题。其中感兴趣的学生,自然会想再继续深入了解,‘为何我拍手,它会动?’、‘为何仅在手机按个钮,它就会做出一个动作、向前或往后退?’,而这孩子,未来必定会自动往这条路走下去,所以机器人在那时就已起了作用。”

经验分享

一开始,陈咏潼遇到的最大难题是没有一间大马公司懂得如何做“机器人产品验证”,故当时“Rero”整个“生产链”验证一直不能完整。他如坐针毡,每天东奔又西跑,却始终解决不了问题!

1创业初期:突破瓶颈

“验证过程最繁琐!从最初的原料到后期的包装,其实均都需要得到产品验证后方可上市,而仅有国家标注认证机构(SIRIM)并不足够,因若想把机器人出口到国外,还需更多符合国际标准的验证。‘生产链’验证若不完整,那产品就休想上市了!当时,乃至现在的大马均没一家公司提供机器人产品验证服务。纵然有,他们仅懂得验证车子、食品或电器等相关方面的产品,大家均称不懂得如何处理我的问题。” 

时过境迁,陈咏潼感叹“万事起头难”!寻寻觅觅,总算于深圳找到一家提供所谓“一条龙”验证服务公司,做完各种繁琐的验证后,总算拿到了相关证书。这一奔波,就花了他整4年的时间。 

“其实,‘Rero’的外部材料均由大马制造,而内部的一些电子材料(芯片、控制器等)则是从日本与美国进口的。模子是自家的,寄存于生产工厂,每半年生产约2000件生产量。由于生产量不大,所以价钱一直压不下来。”

2亏损连连:仍然坚持

陈咏潼表示,公司至目前已投资了逾200万,但支出与收支至今仍无法达到平衡,仍属亏损阶段。2014年至今,若不算租借给学校的机器人,公司卖出的机器人仅150架。从企业角度来看,一个产品一年下来才买出这般数量,价钱自然“高居不下”。 

“手机在15年前,因不太普遍,也可算是高端商品。现在,手机公司一款手机一年就要卖上整亿台,这要看哪一方先妥协,把量先做大,才能把价钱给压下来。‘Rero’生产量少,所以成本自然就高。目前,别人容许你把产品放于其店面买,就是对你产品最大的肯定,我根本就不敢奢求更多。” 

为何亏损仍坚持?“哈,人因梦想而伟大,我的目标至今未曾改变,我希望大马每间学校,至少要有10台至50台的机器人,而我也会朝国外市场前进,今年年底第一个目标将会是新加坡,接着是印尼与泰国。”

3改变策略:以租代卖

目前,陈咏潼看到的是,学校的困境,让机器人市场推扩不起来,亦是想到“以借代卖”的方式! 

“现在,仅有‘财力雄厚’的学府,才有能力购买机器人给他们的学生使用。大部分政府学校都因经费有限,而私人学校则要等社会人士去赞助。于是,我们决定采取最新模式——推行‘会员制度’,让学校只需每个月缴付120令吉,就可租借一台机器人。让这些学校试用后再跟教育部、大企业或慈善家反映,让他们来买给小朋友。”

4创业中期:感触良多

陈咏潼表示,无论是人生经营或做事;无论读的是什么科系,都应一步一脚印。从事科技、机器人的研发与创新,更是要有什么、说什么;有多少、做多少,不能天马行空、凭空想像。一定要身体力行、坚持下去、努力去做,最后总会开花结果,达到心中所设定目标。

“我也不是‘想创业而创业’。创业要有一个点子——改变世界,创业之路才会走得比较容易。万事不强求,按自己所定目标方向与策略去做,别人总会注意到你,让你得到所应得的。”

一组“Rero”可变化出20多种的机器人造型,今天可以是“乌龟”;明天可以是“跑车”或“外星人”,均取决于小朋友们的个人创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