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次/陈绍谦

之前的小孩被掳走案,很多人聚焦于谁是干案者或是跨族的友爱互助等。这些都是问题的焦点,然而,我国的罪案正趋向重型犯罪,也是一个必须深入探讨的问题。

绑架,不是如破门偷窃般的普通罪案,绑架的刑罚是死刑。人与人之间的欺骗及伤害越来肆意、严重,人与人之间应有的诚信近乎荡然无存。

我们必须重拾诚信。我们不能空中建楼阁,我们必须在现实土壤上谈诚信;若是空中建楼阁,我们谈问题谈得多么理想、多么完美都可以,可是,这样不切现实的探讨,又有什么意义?

一种米养百种人

在诚信的成效层面,他律例如具有约束性的法律,更有现实可行性。现实社会中,一种米养百种人。有人较有爱心,有人却天生莽撞;有人较细心,有人却习惯粗暴;有人热衷跟进时事动态,有人则忙于工作,对周遭事情无感。自律也许能让有道德的人更有道德,有爱心的人更有爱心,不过,对于社会中不在少数的无感、莽撞、不受教的人,自律有其局限,他律则因附有惩戒功能,更能让广大群众遵守法规,所以更具有现实意义。

个人的道德标准不一,不仅无法成为诚信的关键,甚至偶尔还会导致争议,影响诚信的具体落实。他律具有一定的权威及划一性,标准相对明确,能更有效界定诚信,实践诚信,并对付破坏诚信的人,以确保诚信制度化在社会中落实。而自律或许可以让君子变得更君子,但对于小人,自律则束手无策,他律更能让小人及君子都履行承诺。

取信须切合现实

诚信必须落足于现实去谈。我们必须厘清应当从何处作为切入点,更应该分好主次,才能有效拿捏自律及他律的角色及功能。来自香港浸会大学宗哲系的陈强立博士说,诚信包括采用正当的手法以取信他人。而这种取信行为,是建基于现实土壤上,不能不切现实、曲高和寡,不然一切也只是徒然。

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打造诚信社会究竟应以自律为主他律为辅,抑或是以他律为主自律为辅,还因时、因地、因人而异。具体性实践诚信,犹如管理社会,没有一套绝对的理论,更没有一套放诸四海皆准的标准。北欧芬兰挪威适用,不代表亚洲新加坡日本适用;即便是邻国适用,也不仅代表我国适用。可是,第一步,我们必须确认社会的诚信生病了,我们才会正视社会严重缺乏诚信的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