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转型无助全球增长

中国经济从工业增长转向零售增长和服务业增长的再平衡,对全球经济并非好消息。

这是来自中国的好消息:虽然第三季度经济增长放缓至2009年以来最慢水平,

但是,由于服务行业富有韧性以及消费支出保持上升,经济增速依然快于预期。

对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来说,第三季度经济数据本来会糟糕得多,尤其是在经历夏季的股市暴跌以及8月11日人民币意外贬值带来的市场动荡后。

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9%,超过分析员预期的6.8%。

该数据显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在推动这个规模超过10兆美元(42兆令吉)的经济体,从债务驱动的投资和出口导向型向消费开支和服务导向型转型方面取得进展。

不太好的消息是:那些希望经济重振,将会对全球经济增长重新发挥涡轮增压器作用的决策者和投资者,看来会失望。

法国兴业银行驻香港首席亚太经济学家克劳斯巴德尔(Klaus Baader)表示:“中国经济从工业增长转向零售增长和服务业增长的再平衡,对全球经济并非好消息。”

攻服务业进口减少

这是因为在许多服务行业,外国公司是不太重要的行业参与者,然而,它们却是中国制造业供应链的主要供应商。

作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中国消耗原材料,制造从钢管到塑料玩具的各种产品,但是,其服务和消费品行业往往进口较少。

这意味着服务导向型经济,将不会给全球其他地区增添多少益处。

中国制造业仍放缓商品出口国续受冲击

德国商业银行驻新加坡高级经济师周浩表示,制造业依然在放缓,在没有稳固复苏迹象的情况下,大宗商品出口国将继续遭受打击。

这对澳洲、巴西和蒙古等国家,是坏消息。澳洲的贸易条件(即出口价格与进口价格之比)第二季度下降3.4%,较2011年峰值下降约30%。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零售开支增长以及服务业扮演更大的角色,中国的新型经济将给贸易伙伴带来机会。举例来说,星巴克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希望通过在2019年底前,将在华门店数量增加一倍,向中国不断增加的中产阶级,销售更多草莓芝士蛋糕星冰乐和其他食品。

渣打银行亚洲首席经济学家大卫曼恩(David Mann)称:“新的增长模式,将出现新的赢家组合。规模尚未达到商品贸易平衡的水平,但是在成倍增长,意味着部分新赢家的表现尤其突出。”

中国今年前9个月服务业增速加快至8.4%,而包括制造业在内的所谓第二产业增速,则降低至6%。

但是,在像中国这样以国有管理为主的经济体,获得市场准入依然困难。从银行业到电信,海外跨国企业要想打进去并在国有企业依然占主导的行业赢得市场份额,依然艰难重重。

美联储主席叶伦,在9月份解释不加息的原因时,曾将对中国的担忧作为理由之一。

虽然上周一的数据,可能会缓解对中国经济放缓负面溢出效应的担忧,但是,经济增长的构成情况意味着,要回到正面溢出效应的日子,可能还有一段距离。

中国仍需采取更多宽松措施,看来央行不久后就会再次降息,而渐进的财政支持也将继续。

经济一切“正常”作者:James Saft(路透社专栏作家)

在中国,一切都完全符合计划和预期。换句话说,是非常糟糕地不出意外。

中国第三季经济同比增长6.9%,这一消息在金融市场引起一片不信任的窃笑。

他们笑的不是中国经济增幅降至7%目标水平以下,创金融危机以来最小增幅,而是这个数据毫无根据、但完全符合预期的高。

中国经济增长数据的编制速度非常快,且很少有修正;这个数据不可信几乎是一个不争事实。

也许真是这样,但在目前的情况下,这不过是小事一桩。

确实,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在过去三年里,只有一次未能达到路透调查的预估水平。

重要的并不是数字(如果数字没有作假的话),而是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从投资驱动向内需驱动的转变。

央行料再降息

基本可以肯定的是,这对于实体和个人,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凡是受益于中国巨大原材料需求的,都将是痛苦的。

无论是硬着陆还是软着陆,中国经济转型将持续几个周期,其中或许既会出现硬着陆也会出现软着陆。

结论就是:中国政府将采取更多支持举措,中国国内和海外将面临更多痛苦。

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师魏耀和黄克莱(人名皆译音),在给客户的研究报告中写道:“生产和投资数据没有多大改观,消费和服务方面可以炫耀的数据有限,但仍是经济成长的支柱。

从这些数据来看,中国仍需采取更多宽松措施。看来中国央行不久后就会再次降息,而渐进的财政支持也将继续。”

中国第三季度名义GDP增幅6.2%。吸引最多过量投资的经济领域,包括建筑和制造业,这两部分的同比增幅仅为0.2%,为1993年以来最低增长水平。9月的固定资产投资(建筑和机械)同比增幅降至6.8%的历史新低。

李克强

增长步伐捉摸不定

这当然是朝着正确方向前进,但任何追踪铜和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走势的人,很可能都已经心里有数,中国——这个过去25年来伟大的新市场,它的需求正在停滞不前。

而观察一下李克强指数,也能得出相同的结论。该指数以中国国务院总理的名字命名,根据2010年泄露的美国外交电报,李克强本人也对官方数据不以为然。

泄露的电报称,李克强更倾向于观察耗电量、银行贷款和铁路货运数据,来判断经济发展情况。

World Economics根据这些指标编制的一项指数显示,中国经济增长率仅略高于3%,远低于6.9%的官方数据和7%的增长目标。

诚然,情况比起4月已经有所好转,当时李克强指数显示的增长率仅有1%多一点。不过,自2013年8月中旬以来的趋势是明确下行,而且比官方数据显现出的减速幅度大得多。

当然,李克强指数所评估的经济活动,正是中国希望摆脱而非努力实现的经济模式。

而且GDP所评量的是经济增长,并非投资是否明智。例如美国2006年GDP增幅被楼市投资所放大,然而这些投资事后被证明是非常糟糕的押注。

中国经济从工业增长转向零售增长和服务业增长的再平衡,对全球经济并非好消息。

债市违约风险增

中国的投资(包括不良投资)规模远高于美国,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也是通过债务进行融资。

现在该过程正在发生逆转,这是个好消息,不过,对那些卖原材料给中国的人来说,他们大概不觉得是好消息。

中国的消费数据自然同样不太可信。中国第三季公共和民间消费在经济中的比重下降,不过,实质零售销售却大增近11%。

信贷也实现增长,而且有意思的是,原先流入中国火热股市的资金,现在调头流向国内债券市场。

鉴于有报道称,国有企业中钢集团警告可能债务违约,中国市场的热闹大戏可能只是换了一个舞台继续上演,随后政府也会有类似的干预措施出台。

在过渡时期的巨变中,总是会有脆弱的鸡蛋破掉,品尝之前最好先小心闻一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