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夫丁离开巫统
因不苟同处理1MDB方式

赛夫丁在巫统时期曾被视为中庸派。

赛夫丁在巫统时期曾被视为中庸派。

(八打灵再也25日讯)巫统前最高理事拿督赛夫丁阿都拉指出,他选择离开巫统是无法苟同政府处理26亿令吉政治献金及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方式。

他说,自己倾向于真相与公平,因此对政府处理1MDB的方法有疑虑。直到副首相及总检察长被撤换、把2名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官员调职及开始听到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洁蒂被“干预”的消息,这些行为是“多余”了。

赛夫丁阿都拉是接受《星报》专访时,这么说。

赛夫丁在巫统时期曾被视为中庸派,有时的言论像反对党,他于9月22日出席希望联盟圆桌会议引起争议,巫统也因而发出解释信,要求赛其解释。

赛夫丁说,他于9月23日决定加入人民公正党,因为这天是伍库夫(Wukuf)日,对回教徒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日子。

询及既然决定在23日加盟公正党,为何还要回复巫统要求解释信,他说,他当时仍是巫统党员,既然收到总秘书来函就决定回复,并非要混淆视听。

赛夫丁否认,他不是因为巫统面对重大挑战时才选择离开,离开巫统是因为这个党已乖离中心。

“我一直是党内的中间派及相信中庸,巫统的党章涵盖中庸之道,它是一个种族政党,但不是种族主义政党;可惜巫统似乎越来越走向左翼。”

他说,党主席与最高领导层的言论显示他们纵容或不反对种族主义。

现今巫统各唱自己大戏

赛夫丁直言,现在的巫统,都不知谁才是掌舵人,大家都自各唱自己的大戏。

他直言,党内各领袖对很多课题包括1MDB及26亿课题的言论是极可笑的,有个部长先是说“没这回事”,另外的人顾左右而言他,最后他们说这是献金。这些人,全都是巫统最高理事会的一分子。

“再看看他们回应中国驻马大使巡访茨厂街的课题,有三名部长及一名副部长也发表了诸如此类的言论。什么时候我们的党会沦落至此?”

他是回应若只是对一名领袖感到失望,为何是放弃整个政党的提问。

“或许党内有些人觉得,他们在党内仍是有所作为,我是不会说这是不可能的,请继续奋斗吧。只是对我而言,我做不到,我必须去到另一个政党,继续我的斗争。”

谈到他自1986年就加入巫统,如今决定退党,这个抉择会否很艰难?

赛夫丁说,他不会使用“艰难”这字眼,而会选择“策略需要”。

“我不玩指责游戏,我也尽可能让自己不涉肮脏的政治手段。是的,我是退党了,要跟我曾经服务多年的政党为敌了,且我还期待反对党能赢得大选,但我不改初衷,我仍坚持这应是一场良性竞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