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色燕子楼/血肉华丽的耽美图画

《腥红山庄·Crimson Peak》

且慢又归纳为鬼片,这《腥红山庄·Crimson Peak》倒有点别的——厌倦了鬼魅鬼魂,恰好这电影志不在此,它是为了眷恋某种神秘诡异之美而存在,可听过“耽美”这词语么?

从事任何艺术而无一丝耽溺,便只可算是平铺直叙的中学生,不能称之为艺术家,请看:张彻迷恋盘肠大战、抹血上胸膛的青年汉子;李翰祥喜欢迂回不断的雕栏玉砌、群臣鱼贯上朝;胡金铨执意要在画卷中、无间断的赶路于苍茫山色;哥普拉的一厢是肃穆弥撒,一厢是血腥四溅,华丽与暴力夹杂………

有意也好,无意也罢,作者导演自有沉溺之处及其根由,不必解释,也无须其他人认同,要么欣赏,要嘛请回避,如此简单,没有中间路线,也不用祭出要当事人戒除鸦片等严重字眼,这是外行人的业余偏见,把自降级到鼠目寸光的地步,贻笑大方而已。

“深闺疑云”多过其他

请细看那有心复制的年代,房屋、人物及衣装,甚至世俗人情,都亦步亦趋,这才是艺术真意呢,烛火洞照的厅堂舞宴,油画般的绅士淑女,流动的盛筵笙歌,细致的礼仪,交际往来讲究阶层地位,可见导演一丝不苟——饰演伊迪丝的不就是添布顿的“爱丽丝”么?

金发玉女长得竟有点桂妮芙白德露的韵味,浅浅几分而已,太酷似就不好了,我可不大欣赏这因《莎翁情史·Shakespeare in Love》获奖的美人呢。

少女有几分文艺气息,故走上与一般淑女不同的道路一一曾看过亨利占士小说的,便知道此类女主角多半会一步步走入无光的所在。不是家财被吞蚀,便是一条宝贵性命不保,迟早香销玉殒。

只是文豪小说影影绰绰而已,疑心生暗鬼,“深闺疑云”多过其他,而此片则恐惧成真——伊迪丝的内心呐喊是:真的,世上真的有鬼! 

《腥红山庄·Crimson Peak》

她一心以为对方是真爱,于是芳心随郎走天涯,谁知真相剥洋葱剥开,杀机骤起,简直在荒郊古堡里展开无边无际的梦魇。

伊迪丝发现自己被下毒了,如同希治阁电影里的女主角,锺芳婷或英格丽褒曼,病恹恹地躺着,任人宰割,而枕边人却随时化为刽子手——幕后最为强大反派原来是自己的小姑露西尔!

这位谢西嘉查斯坦在《暴力年代·Most Violent Year》在昏黄灯下算账,不到最后关头不亮手枪,绝不是什么良家妇女。这一回变本加厉,口味有多重便多重,没有在客气省事的。

她与才女伊迪丝形成强烈对比,一是楚楚动人,一是艳丽慑人,尤其她教这位玉女翻开藏书外页,要她留意那春宫图,然后轻蔑对方的惊慌失措,在性方面,这小女孩怎么能够与自己斗呢。

血淋淋的,有情欲,有谋财,有夺爱,有砍杀,极为人性黑暗,又极华丽,我要说,要看鬼片,请别捉错用神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