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价窜升加重负担
小惠预算案中低层苦哈哈

物价窜升,生活负担加重,老百姓没能从明年度财政预算案里嗅到面包及奶酪的香。

(芙蓉24日讯)物价窜升,生活负担加重,处在食物链底层的中低阶层,从明年度财政预算案里找不到“面包及奶酪”。商贩及民众多认为预算案并不符合他们的预期,多数人都期望能减降个人及公司所得税率;将6%消费税调降至3%;给商贩更多税务奖掖;提高教育费免税额回扣等。

虽然政府强调国家的宏观经济基本面坚稳,通胀率受到抑制,外汇储备舒适,然而,全球经济市场动荡,原产价及国际原油价格泻跌,都使我国经济陷困。

只给顽疾者释放善意

新的财政预算案虽然将多种药品列为零消费税,只是稍给顽疾者及病人家属释放政策善意,还有将一马援助金调高至1000令吉,也只是被视为调味品。

诧异行政开支占80%

对行政开支占总拨款约80%的超大比例预算,民众均对此感到诧异,并认为政府应该加大财政资金转移支付的监督力度,合理分配拨款标准,及提高发展拨款比例逐年调高,及将福利转移给食物链的低端群体。

对有钱人征抽较高的税率,而引起议论;可能预算案的制订,是从最近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在《21世纪的资本论》的论述得到灵感,借此缩减社会的贫富悬殊,然而,一般民众对征抽富人税的实际效果表示有所保留。

受访者对明年财政预算案的新税制,形容为“隔靴搔痒”,“画饼充饥”及施小惠的预算案。

抑制年轻人创业热情

——LB CENTURY CURTAIN & DECOR 室内装修董事●梁子雄(29岁)

消费税实施对服务型的企业的影响冲击较大,会影响经商者的资金链,商家起初以为预算案会给商家提供税务奖掖,例如调降个人所得税及公司税,以刺激市场消费情绪,实际却没有,特别是对经商者来说,似乎没尝到预算案的甜头。

政府本来应该协助带动中小型企业,可是预算案却未给予商家提供特惠的创业贷款,或特惠的种子基金贷款,这些都抑制年轻人的创业热情。

调涨最低薪加重负担

——Astaka Sri Perpatih 出版商●陈巧莚(30岁)

将最低每月薪金调涨至1000令吉,对经商者是一种负担,因为从事搬运货物或其他非技术劳工,或没有经验的新手,就没法提供那么高的起薪,我认为此薪金管制应该根据职场类型作为考量。

目前经济低迷,一些商家都会考虑尽量减少招聘员工。

至于华裔贩商微型贷款,仍未有较明确的说明,根据过去经验,此类贷款设订诸多的条例限制,也不容易获得申请。

提高网速助提高效率

——森中华工商总会行政助理●李淑芬

政府拨巨款提高网速,是积极步骤。

商会多应用互联网传递信息资料,或通过电邮答覆会员的各项谘询,较少应用传真,由于网速慢,频频发生当机现象,我们被迫要重复开机,因此影响工作流程。

提高网速,就能帮助提高工作效率。

当前经济低迷,生活费骤增,一马援助金稍微调涨至1000令吉,还不能帮到低阶层的民众。

须承担大笔营运开支

——聘香楼点心东主●傅淑霞

租金、原料、员工薪酬,是商贩须承担的大笔营运开支。

近年随着消费税实施,加上市场疲弱,又有愈多食肆的增设,均使到商家的生意量骤减,利润愈来愈薄;做生意的也不敢休息,必须多做,以维持收支。

虽然提高了微型贷款额,但,因市况低迷,商家都不敢轻率借贷。

每名子女的税务减免,从1000令吉调高至2000令吉,也只是杯水车薪,对低收入家庭也没甚得益。

每年惯例了无新意

——机械工程师●林木麟

消费税实施已加重城市人的生活负担,可是预算案却未调降个人所得税率,没给购屋者提供扣税奖掖,也没给创业者提供启动资本等方面的优惠。

最新公布的明年度财政预算案,只是政府每年必须依循的惯例,我只感到平淡无奇,了无新意,没有面包,也没糖果。

一马援金微不足道

——退休独中教师●郑冬锦

生活费飙升,对退休的乐龄群体来说,似乎没甚惊喜,虽然一马援助金提高到1000令吉,但,假如除于12个月计算,似乎微不足道。

行政开支太高不合理

——退休校长●李国辉

因油价泻跌,政府没钱,退休公务员只能获得250令吉的特别援助金,太少了;消费税及马币贬值,就已侵蚀掉全部的援助金。

让人感到诧异的是,行政开支就占总预算开支的80%,剩下20%才被用来推行发展,这似乎不合情理,也未能对经济发展发挥蝴蝶效应。

奉养父母减税额太少

——森华堂执行秘书●谭丽虹

奉养父母将各获1500令吉税务减免,可由纳税人与兄弟姐妹分担,此项减免额仍嫌太少,假如由5个孩子分担的话,也只能获得300令吉的税务减免,因此,此项税务减免的措施意义不大。

预算案对多数受薪阶层似乎没甚得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