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不可以发言/郑喜文

号称有史以来最艰难的财政预算案,整体来说中规中矩,最开心的估计就是东马的朋友,分到了最大颗的糖果,至于吃了会不会消化不良抑或有后遗症,又或放进嘴巴不久就被拿走,则有待观察。

当然,除了财政预算案这一年一度的重头戏之外,我们不能忽略国会的主要功能,是最高的立法机构,制订法律和政策。

而许多反对党的领袖,就在他们为民生问题发声的时候被轰了出去,甚至被禁足半年。

这里就有一个很可爱的现象:许多时候你投诉无门,你找了人民代议士协助,没想到对方也是投诉无门,大家只好引颈长盼国会的来到,结果呢,你可以自由发问,但是我有权选择不回答。

你继续问“有意刁难”的问题,那我只好勉为其难驱赶你。

心声只能社媒体谈论

如果问题还可以,那我就以“还可以”的方式回答你,你可以不满足,我却已完成了任务。

那些不获回答的问题,则继续以“问题”的形式存在于马来西亚,或精准的说存在与国阵政府,而不获解决,幸运的话则轮回的被列为下一次国会的不懂第几项的课题,然后再祈祷会有充裕的时间去谈论。

国会,成为了一个小学礼堂——只有校长的宣布和训育主任的训话,而没有学生可以发言。

如果连国会议员也遭受如此下场,你我的心声估计只能停留在网络社交媒体、茶餐室和时事评论。

如果人民太渺小,那究竟要怎么样的一个制度和体系,才可以让政府也有一个管辖它的“政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