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家成本增或转嫁消费者
上调最低薪恐加剧通胀

首相提呈2016年财政预算案宣布,西马最低薪金从900令吉调高之1000令吉,东马则从800令吉调至920令吉。(档案照)

(关丹、哥打峇鲁24日讯)刚隔两年又宣布调整最低薪金增至1000令吉,面对成本又再吃紧的商家喊苦,连中低群受惠者也因深受通胀之苦而“不领情”。

料掀连锁反应

商家们认为,现今行情不景,收入已相对萎缩,政府却在2013年全面落实最低薪金制后,最新财政预算案又宣布调涨,面对成本再度骤增,业者被迫在经济夹缝中求存。

也有业者认为,即使最低薪金制对领域如建筑业及房产业影响不大,但不排除将会掀起连锁反应,如推高市场人力资源薪金结构,继而加重商家成本。

生活越来越苦

另一方面,受薪一族的程小姐指出,即使最低薪金上调至1000令吉,却似乎还是被高通胀率远远抛在后头,无法成正比,最基本还是回到控制物价高涨及通胀率,不然中低层或受薪一族等,生活只有越来越苦。

“目前,薪金介于950令吉,但因为物价高涨,去市场买一支风油精或罐头等,看着标价,心惊胆跳,真的钱不够用。即使薪金上调100令吉,面对日益高涨的物价,抵消不了多少生活成本压力。”

首相提呈2016年财政预算案宣布,西马最低薪金从900令吉调高之1000令吉,而东马则从800令吉调至920令吉,从2016年7月1日起开始。

经济压力转嫁商人——中华大会堂会长●黄保俊

最底薪金制从900增至1000令吉,将让从商者更吃不消。

商家目前已感觉非常吃力,最底薪金制的调整,将加剧商家负担,让已经吃不消的商家,明年更吃不消。

我对周五提呈的财政预算案感觉非常失望。其实我本来就没有太大期待,但万万没想到,结果却让我如此失望。

应降低个人所得税

消费税带给国家一笔庞大收入,政府理应把个人所得税降低,即使是国际石油价下跌,但也不应把这股经济压力转嫁给商人。

针对政府要在5年内落实数码城市中心(Cyber City Center)计划,我认为政府应有更好的觉醒,既然石油税收入减少,大型计划就应搁置一旁。

可助低收入群体——关丹中华总商会会长●彭文平

原则上,上调最低薪金是不错的措施,可以帮助低收入的群体。

另一方面,却或对企业或其他领域如零售业等带来冲击,影响生意操作。

或带起连锁反应——大马房地产发展商彭亨州分会主席●蔡世才

虽然最新宣布的最低薪金对建筑业冲击不大,不过隐忧是或带起连锁反应推高市场人力资源薪金架构。

一般上,本地建筑劳工薪金都会超过1000令吉,影响不大,不过随着政府再度调高最低薪金,恐将推高市场整体领域薪金结构。

其他领域如厂商或零售业等,不排除将随着人力成本调高,加重成本负担。

或减少聘请员工——酒店业者●吕燕玲

面对经济放缓,生意已非常难做,如今再面对最低薪金上调,感觉很“糟糕”。

不排除将通过马来西亚酒店协会向政府请愿,及反映业者面对的困境,希望获得关注。一般上,公司会以高薪留住人才,不受最低薪金约束。

为了继续在喘息的空间中求存,或减少聘请员工,与此同时也提高员工生产力,保持市场竞争力。

成本压力骤增——青苗集团执行董事席●陈一骏

新最低薪金一旦落实,商家所面对的成本压力骤增,会较吃力。

希望通过提高员工生产力,抵消成本冲击。

未体恤商家处境——吉兰丹中华总商会商务主任●符兹涵

当政府宣布最低薪金制定在900令吉时,很多商家都已经顶不住而选择结业,现在又上调,对商家不公。

我们不反对政府宣布调整公务员的最低薪金制,但在整个经济大环境仍未复苏,马币下滑,再加上消费税冲击未退的情况下,现在又来调整最低薪金制,简直不体恤商家的处境。

政府应该在这个时候宣布如何重振经济,寻找策略来引进更多外资,可是2016年度的财政预算案根本对政府大马经济没有丝毫帮助,这样的情况如何提高外资的信心?

生活担子越来越重——吉兰丹华商咖啡旅餐公会副会长●何子庄

目前经济环境放缓,政府这个时候不但没调低,反而调高最低薪金制,让人民的担子越来越重。

政府今年4月实施消费税后,人们的生活已经很辛苦了,现在又来调高最低薪金制,这样更加会让商家吃不消。

当人民还未“消化”消费税,现在又来调高最低薪金制,而且一调就100令吉,一年一个员工就增加1200令吉,若有关雇主有上百个员工,负担之重可想而知。

官老爷只会在冷气房内打算盘,却没去了解人间疾苦,让人们百上加斤,日子只有越来越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