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街之后,旧人犹在?/廖珮雯

最近召开国会,首相纳吉在议会提呈2016年财政预算案,国会在野党议员高举“Mana 2.6 Billion?”的牌子,显然要求首相在提出预算前,必须向人民交代这项与一马公司有关的“捐款”议题,现场议员起哄、嘘声不断,但最后2.6亿的走向依然不明,一马公司课题对人民来说,仍然是一道不解之题。

我国虽然跟随前宗主国英国,在政治制度上实行君主立宪制度,执行三权分立,但和英国的民主制度相比,我国的政治制度倾向中央集权,且在严重制度扭曲的情况下,三权没有分立,单单首相就掌握行政权、司法权和立法权。

其中,最重要的国会,作为议会辩论的殿堂,重要法令通过的场合,却犹如儿戏,议员仿如一群负责演戏的戏子,议长是总导演,跟随出钱的监制和制片的吩咐,去导演出监制或制片想要的剧情和结局。

制作和撰写剧本的人,是大权在握的首相,主导权的权力来自于裙带主义和金钱政治。

培养具高素质公民

当政府已不再为人民执行各项惠民政策,政府部门形同空转、停滞,庞大公务员体系服务人民的程度有限,这时国家和社会需要第三股势力的崛起。这必须是来自草根的公民社会。

不要以为,公民社会说有就有,这是需要花长时间,甚至可能耗时数个世纪才能培育起来。拥有高素质的公民,集体形塑和遵从大家认定的普世价值,提倡辩论与讨论风气以达致社会共识,只能由拥有如此意识的公民,所组成的公民社会,方能形成对社会具有机能。

如此,方能在政府、政党政治空转、争权夺利的当儿,掌握社会大多数的话语权,进而形成民间较强的第三股势力,对抗日渐荒谬的政治局势。

议员必须直接答问

公民意识,不只是要求如新加坡政府般,推出惠民政策、吃饱喝足、天下太平就了事,必须要求政府给予人民质疑、批判、批评、反对,甚至反抗政府的空间,促进政府与民间的沟通交流。

例如,纽西兰国会就有针对某些课题组成的特选委员会,每当举行会议时,在国会大厦的会议厅,会邀请媒体在旁聆听,民众直接面对负责的各党派议员,包括朝野议员,直接向部门负责人、议员提问。

笔者在惠灵顿参观纽西兰国会,特选委员会的会议厅小巧,中间的圆桌是由被委任负责某课题的朝野议员就坐,人民可坐在正对面的观众席,相距仅一张椅子的距离,而媒体席则位于观众席的左侧。

媒体须对政策质疑

导览人员解释,会议进行时,不仅在野党议员能直接提问,媒体和民众也能即席提出问题,而官员或负责人必须直接回答媒体和人民的问题。媒体除了提问,也纪录整场会议过程,一切公开透明。

笔者参观国会时,巧遇由当时反对党举行的有关反对教育私有化的示威,人数达千人,一群人直接站在国会大厦前的广场,在大雨中听演讲、喊口号,国会大厦则如常开放让公众进场参观。

一个健全的民主制度,在位者必须以开放心态面对社会随时的质疑和监督,作为第四权的媒体必须勇于针对政策提出疑问,人民则必须全面有素质地提出看法,而非谩骂、抱怨、投诉、讽刺。

韩国在达至现今让人称羡的民主社会之前,经历过三场残酷的流血革命。

我国人民在祈求公民社会崛起、民主制度巩固、削弱中央集权之余,不知是否还准备更惨烈的觉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