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到”只剩下一马发展公司/章龙炎

林吉祥前天在国会被冻结国会议员职务六个月。他过后在记者会上公告天下,这是他担任国会议员以来最伤心的一天。一如既往,他借题发挥,把其他无相关的“热门课题”全牵扯进去,无限上纲自我粉饰为环境的受害者(victim of circumstance),说他是一马发展公司课题的“最新受害者”,与他个人的言行无关。

他感到伤心“并非是因为被冻结议员职务六个月,而是政府提呈这项动议过度羞辱及藐视议长与议会,也显示国阵的肤浅与无知。”

他说本身非常尊重议长,不曾蓄意指议长滥权及破坏一马发展公司的调查工作。这是欺人之谈。重点看来不是他说了什么,而是他要制造的效果。他说:我不是这样的意思,你们(民众或者他们喜爱滥用的“人民”)要这么解读,是你们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林吉祥发表文告谈话是话中有话,高抬他的话,可用“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来形容;贬低的话,可以说他的言论是废话。你可以把他的言论当作“弱水三千”,太多好东西,只需取一瓢就让你终生受益。

这其中一瓢,当属这么一句话:从国阵议员支持冻结他的国会议员职务的情况来看,我国教育水平非常低落,教育部部长有必要关注此事。他当然没有蓄意说他领导的民主行动党及其他国会反对党的国会议员,都是在我国水平非常低落的教育里出来的。

所以,火箭的粉丝不要错误解读林吉祥的“教育水平低落论”,他要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更加重要的,他所作所为,你们千万不敢照单全收。这样的行为,正好证明了我国的“教育水平低落”,这个教育制度出来的人,思考能力有问题。

伊斯兰党的万捷国会议员阿末马祖与瓜拉尼鲁斯区国会议员莫哈末凯鲁丁所说的:不支持冻结林吉祥议员职务的动议,也不认同林吉祥的行为,因为议员不能置疑议长。所以,他们在表决时弃权。

反对党政治搞悲情

这两个国会议员的行为,应该是林吉祥借羞辱议长达到被冻结议员职务的“猴戏”的意外亮点。毕竟,不管是支持冻结他职务的107名国会议员或者反对动议的77个国会议员,都是因为党派立场,谁是谁非,不是最重要的考量。

说到底,林吉祥知道反对党的政治搞悲情最重要,所以,反对党现在是“胜”到只剩下一马发展公司课题。林吉祥的悲情戏,在第13届大选前也曾上演。

所以,像“国会此趟只是‘封闭’了林吉祥的嘴,但是却封闭不了3000万大马人的嘴,因为人民要知道真相”的话是反对党政治的常态。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