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欠佳和施政恶劣: 
领导无能的证据?/黛安娜索菲雅

上周,社交媒体充满对大道收费起价的抱怨。18条大道收费大涨价,有的高达100%!计划增加交通成本,理应减少都市交通阻塞,不过,改善公共交通有什么有效措施呢?对,吉隆坡市中心有相当有效率的铁路系统(包括马来亚铁道)。

但是,公共交通欠佳、又受大道收费涨价影响的地区呢?更糟的是,首相还警告,如果大道收费不涨,其他资金会变少,包括一马援金。不符合一马援金及其他福利援助资格的中等收入阶级呢?只能承受最大痛苦,“腰带紧到不够洞绑”。

不只是那样,月底轻快铁也会调涨收费!

生活成本增 实际薪水减

大道收费大涨前3个月,RON95汽油每公升从2.05令吉涨了10仙到2.15令吉。9月跌到1.95令吉,又升回2.05令吉。商品与服务价格也因此上升,削弱消费者购买力。

4月1日,恶名昭彰的6%消费税开始实施。它如何影响生活成本和真实薪水,我不置评。上述种种都加重人民负担,日常用品和生活成本都涨价。人民以为消费税够糟了,哪知还有更多的涨价!

外汇上升,对我们生活在“富裕国家”的贫穷大马人又是另一个坏消息。令吉兑美元,从今年1月的3.6,升到10月的4.5。同时,英镑从5.5升到6.6。进口货价格涨幅更高!

联邦政府的标准解释是,可更善用金钱,改善卫生和教育基础设施,或维修公路。我们听说,当局非常乐观,收取数十亿消费税,会用于对所有大马人有利的发展。但每个月底发薪日,赚的钱同样多,能享受的越来越少,人民的感觉又会是怎样?如果更多资金用作公共利益和改善生活,现在应已能享受到,怎么会是呼吸道像一个月比一个月更阻塞?

言论自由惨况

今年,商业周刊The Edge停刊、揭弊网站《砂拉越报告》遭禁,两者均持续爆料国家投资的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上季国会,执政联盟推动《煽动法》修法,最高监禁期从现有的3年加长到20年、某些情况最低3年监禁,还通过允许当局毋须提控可拘捕人民的《反恐法》。

今年9月,阿兹米沙隆挑战《煽动法》违宪失败。他接受《马来邮报》网站访问,对雪州政治危机发表意见,却面对刑事起诉,若裁决有罪,可阻吓他人对课题发表专业意见。间接审查的形式,将导致意见和辩论被禁、抹杀学术环境。

公民社会领袖因参与组织集会、为人民的担忧和不满发声,却被提控和拘捕。

本周较早时,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因表示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阻止公共账目委员会开会、叫停一马发展公司(1MDB)调查,而被冻结国会议员资格6个月。他是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众多受害者之一,其他人包括前副首相、前总检察长、潘俭伟、大马反贪会官员等。

人民在经济和财务上受压迫。学者、人民代议士、政治领袖、公民社会领袖因质疑当局而遭调查。即使马来统治者理事会也发声关注了。我国经济欠佳、人民痛苦、领袖遭镇压、发言被消音,我国施政很恶劣。

首相显然符合了差劲领导人的所有条件。

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为何他还在位?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