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店

我这种“妇唱夫随”的举动,恐怕被不少大男人视为“没出息”。幸亏我不是住家男。80年代,连在小钱包里放妻儿的照片也会被喜欢搞搞婚外情、追求婚外刺激的女同事嗤之以鼻。台面上摆着全家福,个别女同事看不惯,冷讽热潮,言外之意就是我太没出息。

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心想如果她的先生出轨去玩女人,她会怎样?后来回想,忽然大悟,原来那时候文坛盛行婚外情,男女关系很乱,文人以另有情人为时兴,据说这样可以激发创作灵感。而我乖乖地做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夫人父,她们当然认为实在太傻了、太落伍了!

话扯回来。几十年过去,我说的“妇唱夫随”的举动,究竟指的是什么呢?

找合适的衣服

那是随着太太的脚步走进服装店,而不是站在服装店门口抽抽烟、玩手机,等得不耐烦。我常常随着妻的步伐,走进女士的服装店,不但兴致勃勃地在女衣架上一件一件地翻动,替夫人找合适的衣服,而且养成了善于发现的目光和一定的审美能力;经常走进女装店,在太太试衣、从试衣室走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在试衣室不远处的地方等着她,做她身上那件新衣的第一个评论员。

多年来,我就成了这样的角色。面对着太太身上的那件她看中的衣服评头品足一番。也许她那样的身材也可以称得上天然的“衣架”,多时她看中的,只要那件衣服长及膝,我看了都会说“好看”、“不错”、“你喜欢就买下来”、“可以的,两件都要吧”,如果款式很美,可是太小(腰围)、太短(长度),那就只好忍痛割爱了!

也试过我看中的,而被瑞芬采纳买下。通常她买的兴致很高的时候,会一下子横扫几件。遇到犹豫不决时,我的态度变得很关键,只要我这一票再投下去,鲜有不成交者。因此我在女店往往也成为最受女装店老板欢迎的人物,客气地请我坐下来。

喜欢她端庄时尚

自认为有一定的审美眼光,因此另一半身上穿什么,不会如同大多数丈夫那样不理不睬或管束太严,原则上还是尊重穿衣自由的,但一定会弹赞褒贬一番。“太年轻”、“太暴露”、“太花巧”、“开领太低”等等都是我常用的对她衣着批语:“太老”、“太差”、“太宽”、“太大”则是她爱说的对我身上衣的批语。我们俩善意地互相否决后,多数会再更换别的出门衣服。

我喜欢她端庄时尚大方优雅。想想每次出远门,连挑我衣服的麻烦事都是靠她一个人,每天除了早餐都是我冲咖啡以外、两餐都是她搞掂,我陪她进入服装店买衣服又算得了什么呢?

何况她买东西的兴趣很少,只有衣服;我买东西的兴趣也很少,唯独书。我们相约,将来躺在大盒子里时,她用书垫我,我用衣服垫她。彼此说完大笑起来。

社会风气也该改一改,何况女装设计师80%是男性呢。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