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因素影响我国
经济仍有下滑风险

明年全球经济增长料保持温和,仅从今年的3.5%,微微增至3.6%。先进国经济增长率在美国带领下,料增长2.2%,较今年的2%高;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料增4.5%,也高于今年4%。

但我国仍面对下滑风险,因为美国宽松货币政策开始收紧、美元持续增值、大众商品价格因中国需求放缓而下跌,及中东紧张的地缘政治因素。

明年,我国经济增长料保持温和,且来往账项盈余也会减少,占国民总收入(GNI)0.5%至1.5%。

经济增长动力有赖于稳定增长的内需。

另外,报告指出,我国本地经济面对数项挑战。

消费者今年上半年因消费税推行后,选择观望,导致私人消费情绪疲弱,且就业市场空缺增加,加上裁员,失业率随着提升。

制造领域的工资增长率,今年次季也放缓到2.3%,首季为5.3%。

另一方面,我国私人投资去年创纪录,达1839亿令吉,今年,政府各项措施激励,首半年的私人投资也达1085亿令吉。

教育水平不符需求

不过,政府在推广投资活动时,也面对数项挑战,包括必须提升全球竞争力、缺乏创新能力、商业活动过于简单、教育水平不符合、研发活动不足及生产力低。

服务领域仍是我国主要的经济引擎,放眼于2020年,贡献国内生产总值56.5%、出口领域贡献19%,及制造930万个就业机会。

惟要达到该些目标,需要解决人力短缺和错配的问题,还要鼓励中小型企业增加使用资讯科技。

大马人嫌弃“3D”职业

同时,制造领域也面对瓶颈,无法在价值链中更上一层,且仍非常依赖不熟练人力资源,而大马人普遍都不想参与“3D”职业,即Dirty(肮脏)、Difficult(困难)及Dangerous(危险),加剧问题。

报告书指出,出口领域也面对同样问题,无法追赶上最新科技和新增长领域。

生产力仅美国32%

我国劳工生产力仅等于美国的32%,韩国的56%。

因此,必须赖于国内人力资本、创新和营运效率,来提升国家整体的生产力。

此外,我国人民每日也面对通胀、无法负担屋价、水供不足、公共交通系统不完善及不安全等日常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