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异乡人

大凡自我们一出世就是异乡人吧。原乡在子宫里,一种圆融、无知、天地、日月无分别的混沌状态。自出生以后,身心就铭刻着精神和肉体的失落,一个异乡人的存有。

法国作家卡缪的《异乡人》刻画的就是人类个体的与集体的失丧。原乡回返不去了。用电影《刺客聂隐娘》口白:“一个人,没有同类。”,踽踽独行,消隐在乌所有之乡。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