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思维问题/王程弘

年终大考季又来到,考卷纸上是满满的“高思维问题”,不论是学校考试或是政府考试都迈向了KBAT(Kemahiran Berfikir Aras Tinggi )的时代。

《2013—2025教育大蓝图》是个完美的想象,是大人们发挥了1%努力和99%灵感的成品。看到学校的哀鸿遍野,学生老师们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随着“高思维问题”而来的,是一大堆手足无措,于是老师们在教育部朝夕令改的考试制度下忙了又忙,伤了又伤,陪99年的学生度过第一个不知所谓的PT3。

没错,那是去年的事。今年,情况看似稳定了许多。怎么知道,一张小六检定考试(UPSR)的华语试卷把整个教育大蓝图的缺点赤裸裸的摊在大众面前,一时间社会舆论纷纷。终于,身为考生家长的魏部长也体会到KBAT的揠苗助长,在面子书上数落出题者有心刁难。或许说,各位博士对答案有不同见解是想多了,但是无可厚非的是,考题难度提高了。

造梦简单实现太难

根据华教团体和中文系教授的分析,今年小六检试的高难度考题达到40%,远超过原定的20%。当然我们知道,这次被摆上媒体视野的华语试卷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更多的“高思维问题“正在挑战着莘莘学子的极限。

造梦总是简单,实现太难。我们总是批评填鸭式的考试制度,所以官员们灵光一闪,决定摒除填鸭式,一劳永逸的推出一份“高思维教育快餐”。把这种考试制度誉为快餐并不为过。我们都知道,吃快餐很爽,不过不健康。教育部难道不知道吗?匆促的在短时间内把整个教育制度180度的颠倒过来,看来自然是爽,说上口更可以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拯救大马教育引以为荣;但是水土不服的老师和学生,我们又能奢望他们能做什么呢?

40%的超水准问题一定已经让大部分学生与A无缘。然而我们不禁怀疑,锐减的全A学生代表着什么,是拟题者的进步吗?这不是一场考卷和考生的战争,没有一定要分个你死我活。问题的症结出现在教育方式和考试制度的不协调。正当老师需要更多时间去关注能力较差的学生时,教育部的另一个白象计划—校本评估却再度成为老师的伤害,有输入不完的数据,停滞不前的网速,没有一个老师是不用在深夜里“抢线”的。

曾几何时,教师的职责从传道、授业、解惑演变到如此不堪。正当网上学习俨然成为一种趋势时,“大马能”的使命感驱使教育部一个开创精明学习网1BestariNet。还记得全国中小学放两天的烟霾假,怎么当时却不见教育部上下令师生继续上网赶教学进度?

勿拿学生当白老鼠

与其说教育部正推行“高思维问题”不如说这时“高技巧问题”。举个最鲜明的例子,不管什么问题 “mengadakan kempen, menguatkuasakan undang-undang”已经成了标准答案。

可悲的是,政府推行过什么什么政策,有什么相关法令正在实行,大家全然不知。历史、道德试卷里口口声声的改变马来西亚之办法也是纸上谈兵;数学、科学试卷也是回到了最原始的多做就会。

这一群学生很好地适应了高强度的考试,但不代表他们是这个教育蓝图下的成功产物,因为拿高分的方法还是离不开“背多分”。

千万不要让我们的教育成了边修边改的考试制度,让我们这一代成了实验的白老鼠。不要再有异想天开,我们只要脚踏实地。还教育一片净土,还师生一份稳定,我们会给你最好的自己。

王程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