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缅边界放逐

岁末的11月天,用10天时间完成了泰北山区的眉宏顺大环线骑行后,我顺势往南骑,几天后来到泰北的主要城市达府(Tak), 展开另一阶段的骑游,从这儿骑往泰缅边界的美索(Mae Sot)。

最高点的湛蓝天空。

达府在曼谷以北425公里,是主要的交通枢纽,有3条泛亚公路(AH,即Asia  Highway)通过此地。城市不大,和清迈比起来不算是个旅游重镇。

达府市中心街道宽敞,整个城市紧靠湄南河两大源头之一的平河(Ping River)而建。城的中心有一个大沼泽,MANI BANPHOT沼泽地风景优美,旁边还建有公园让人们跑步休息纳凉,外加可爱摆设,绿化做得很好。

恰逢泰王生日,街上张灯结彩,买饭之际,老板娘除了多送两包菜肴,还说不收钱,因为帮泰王祈福。心中的感动,不只是因为人们的热情,而是几天的骑行下来,可深刻体会民众对泰王的敬仰。那份忠诚发自内心,可见泰王在众人心中的地位。

青绿山峦忘了劳累

次日一早,开始往12号公路骑去。经过大桥,平河的日出,一片金黄映射,看那山河连成一线,惦念远在大马的你可安好?想起前一晚,因骑得没有目的而意志力薄弱,传信息给你,你建议改变骑程,莫为骑行而骑行。这才有了骑去边界线的决定。

这条12号路是交通要道,大卡车货柜车很多,但由于是上山路,重型交通工具也吃力速度也慢,且路肩也宽阔,骑行倒还安全。爬山路段不易,但那青绿山峦,还真让骑者忘了劳累。沿途在高速公路警局休息,补给水,喝咖啡。

泰国的警局和高速公路警局一般上皆提供免费食水、咖啡等,也供旅人上厕所,有者还提供早餐如糯米饭和面包等。骑行之际,也曾因为骑不到目的或没住宿,在警局旁边搭过几次营帐,可到警局浴室或厕所冲凉。

山城美索各色人种

经过了上下山的踩骑,来到了泰缅重镇,位于东部的山城美索(Mae Sot)。在美索可见许多脸上涂有香木粉的缅甸人,也有许多不同的各色人种,典型的边界城市。由于没申请缅甸签证,骑去离市中心7公里的泰缅友谊桥,我只站在桥底,把单车推到最远,然后再参观卖玉卖茶叶卖木雕的小店,就骑回镇上了。

加油鼓励前进动力

接着,由12号公路取道105路。这段公路沿途极度荒凉,补给很少,市镇之间距离很远,路段坡度上下大。

105路其实是重型摩托骑士的朝圣公路。一开始的甘榜路段,可见许多当地居民,穿着传统服饰,背着孩童砍柴或农耕,老人小孩则坐在屋前,怡然自得。这是游客绝迹之地。105路的某些路段以极难想象的陡度爬升,沿途都是在看泰东北群山,眉依河(Moei  River)分割泰缅两国,所以将一路沿着河岸骑行,再进入野林荒山里。河的对岸就是缅甸国境。我心有忐忑,唯路已选了,当义无反顾走下去。于你,山区独骑是一场放逐,于我,那是一个架空期,通过骑行来释放自己。

烈日当空,骑行在陡坡之际,尝试用最轻的档,试图靠单车的器械便利来减轻自己的负担。慢慢踩骑,一面在艰巨的骑行中学习沉住气,训练自己的耐心。身后常传来引擎呼啸声,大型机车骑士在身边飞驰而过之时,总伸出大拇指给予加油鼓励, 那是让骑者前进的动力。

美索镇的日出。

骑行中释放自己

眉拉难民营路段,景象震撼。公路左边,5公里长的篱笆内,一间间竹制棚屋依山而建,密密麻麻,小棚屋的屋顶覆盖着厚厚的干柚木叶,顶上的电线纵横交错。这个建于1984年的难民营住有4万3000人,是泰缅边界9个难民营中最大的一个。泰国政府提供电力水源还有通讯等基本设施,路边有非政府组织的办事处,它们帮组联合国难民署为难民提供医疗食物等人道援助。

越过以后,终于感到真正的荒凉,体会到孤独骑行的寂寥。我让马鞍袋加上食水,再加上轮胎爆胎两次,变速器的钢线断掉一次,那是骑行的考验。

和尚化缘地标。

感恩还有前进热情

拿出工具修好脚车继续踩踏,感恩自己还有前进的热情,踩踏的动力。骑到距离105大路边4公里处的眉挠国家公园(Mae Ngao Np),此处没有任何度假屋或其他民宿,征得国家公园管理员的同意,我在河边搭上营帐,夜里听那淙淙流水,林内蛙鸣虫叫此起彼落,地处高山的公园寒意沁人,躲在睡袋内,骑程的辛苦顿时烟消云散。

来到眉沙良(Mas Sariang),这个地处105路与108路的汇合点的山中小镇,也是眉宏顺大环线的其中一个据点,我继续踩踏,沿108路上最高峰依它侬,再骑回清迈。由泰北山区至泰西北,沿途见的山景固然美丽, 和山区人们的交流则更显珍贵,再想到难民有家归不得,我心愀然。经历了堪称一次最多爬坡段的骑行,发现自己更精进,不再那么急躁不再那么郁闷,已然从骑行中释放自己。

泰缅边界 105路的眉拉难民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