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坝水位持续偏低
配水三个月400户难顶

百万镇15区、16区部分居民代表不堪忍受持续3个月的制水措施,申诉此事带给他们生活上许多不便,陈平财(左三起)、哈山卡林、潘伟斯前往现场听取他们的投诉。

(新山22日讯)因应柔南2座水坝水位持续偏低,百万镇将继续实行已迈入第3个月的分阶段制水与配水措施,当地15区与16区约400户2000名居民为此叫苦连天。

早前,双溪拉央(Sungai Layang)水坝、双溪乐班(Sungai Lebam)水坝储水量不足,为延长相关水坝有限的储水量,柔佛水务控股有限公司(SAJ)宣布自8月16日始在柔州东南部地区施行上述措施为期一个月。

近13万用户受影响

受影响地区包括新山东北区、巴西古当、马西、边佳兰、丹绒素拉、靠近哥打丁宜县的班台迪慕区(Pantai Timur),有近13万名用户受影响。

由于水坝水位偏低情况没有好转,该制水与配水措施到了9月15日第二度延长到本月15日,之后,部分地区居民终摆脱有关制水梦魇。

然而,尚有一些地区仍得面对第三度延长的制水与配水措施直至下月15日,包括坐落在巴西古当国会选区的百万镇,其他仍受影响地区包括马西、美家乐花园、至达城、边佳兰等。

生活上诸多不便

百万镇15区与16区居民在默默忍受过去两个月内1天有水、2天没水的日子后,不堪再继续第3个月的制水日子,一批居民代表今日上午向柔州人民公正党主席哈山卡林、署理主席潘伟斯宣泄不满。

受访居民异口同声指出,分阶段制水已经打乱他们的生活步调,带给他们生活上诸多不便,时时刻刻担心水供、煮食、清洁卫生、洗衣等问题,还要因此额外负担一笔费用,增加生活开销。

有居民不满指出,他们至今持续面对制水问题,可是当局却在日前调涨柔州水费!

民间产生不少疑虑忧持续到农历新年

针对当地居民投诉,潘伟斯抨击,百万镇作为柔州大臣拿督斯里卡立诺丁的选区,居民却仍持续面对制水问题,对方与政府有关当局应给予解释,并交待清楚关于该制水与配水措施的决策细节与考量因素。

石化计划致水位偏低?

他透露,这次水供危机,民间产生不少疑虑,包括民众担忧这项问题恐持续到年杪,甚至到明年农历新年,该问题依然存在。

他指出,鉴于是次水供问题与去年类似问题相较,例如背景条件气候与雨量等,二者之间并无多大差异,有民众质疑边佳兰石化计划导致2座水坝水位偏低的原因之一,因为该领域工业需要大量用水,他希望柔州水务监管机构(BAKAJ)能解释。

也是武吉峇都区州议员的潘伟斯表示,本身也将把上述民间对这次水供问题所产生的种种疑问,带至来临州议会上提出,以求政府当局回应,解除民间相关疑虑。

他希望政府能尽速解决有关水供危机,包括当局将从柔佛河或地南河引水到2座水坝的工作能尽快完成,让问题不再重演。

哈山卡林促水供公司增水车趟次应付需求

哈山卡林指出,关于百万镇持续面对制水问题,他促请当局能派出水车并增加水车趟次,应付居民用水需求。

他指责州政府面对这次水供危机无法即刻采取相应行动,例如制作人造雨的时机太迟,反观吉打州政府在该州水坝水位出现危机以前,早已进行人造雨计划。

他认为,柔南地区2项重大发展项目,包括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特区、边佳兰石化计划,前者促使人口增加,后者需要大量水供,对这次水供问题带来一定影响。

他也不满柔州提供全国最贵的食水,价位在每1000公升约1令吉31仙,与槟城每1000公升32仙的价格比较,贵了40%,而且,当局在处理无收益水问题上仍有待改善。

他强调,希望联盟一旦执政柔州,将收回水务的管理权,并对整个水供系统架构重组,确保柔州子民能获得便宜的用水,及享有可持续性与有效益的水供服务。

莫丽娜向记者展示她储水的情况。

发廊作业受影响
——百万镇16区居民●莫丽娜(50岁) 

我经营住家式发廊,制水措施对生意的运作有一些影响,尤其对洗头作业方式带来不便。

每次水供恢复,我都会赶快用水桶储水,并耗费许多时间在储水工作上。

还有,每次制水后恢复水供,水管都流出浑浊的水,一般要等约半小时,水管才排出干净的水,有一些浪费。

买水桶增额外开销
——百万镇15区居民●赖镇隆(78岁) 

我们一家六口住在这里约13年,制水措施从8月中旬开始,至今已迈入第3个月,为此,我花费了近200令吉购买十多个水桶储水,多了一笔开销。

因为担心用水不够,我们一家尽量不用住家水槽的水,主要使用十多个水桶的储水并节省用水,例如厕所用了数次冲一次水,原本每天洗衣服改为每两天洗一次等。

制水时间从上午11时开始直到两天后的凌晨1时或2时为止,而在限制用水情形下,我们一家有时外出用餐或外带食物,又或以罐头、干粮取代正餐。

我希望政府尽快解决制水问题。

凌晨储水打乱作息
——百万镇16区居民●方蓉蓉(45岁) 

制水问题带给我洗衣、煮食的不便,为了储水,我特地购买3个大水桶来装水。

每次凌晨水供恢复,家庭主妇都忙着储水与趁机清洁,打乱了休息时间。

有一次用水过量,只剩下一桶水,我们一家五口被迫以少量的水来冲凉。

水压低被迫买水
——百万镇16区居民●刘丽萍(45岁) 

制水期间,每次水供恢复之际,却因水压问题,住家水槽无法储水,我被迫外出到自动贩水机买水储水。

面对洗衣问题,我们一家每周洗一次衣服,每次带着脏衣物到美乐花园的自助洗衣店洗衣,平均花费一次6令吉。

当初,我以为制水仅为期一个月,如今还要继续第3个月的制水生活,所以在忍耐了两个月后,我在前天致电柔州水务控股公司反映住家水槽无法储水的问题,经检查后,了解到是水管堵塞,当局将派承包商前来处理。

期间,我经常得扛一桶桶的水上楼,充作洗澡用途,有次在搬动水桶的时候扭伤腰部。

我担心制水措施还会在延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