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报纸

每次搭乘飞机排队轮候登机时,我会尽量排在前头,为什么?为了抢座位?非也,反正座位号码早已经划好,无需担心被人霸位,是希望能抢到在登机门口放着的那区区有限的报纸。因为一份报纸,起码可以让我消磨半个或一个钟头的航程时间(从第一版看到最后)。

是不是觉得很可笑?现在是什么时代了,还要去抢报纸看?

免费报纸任取

就说香港吧,每天一早出门,你可以在到巴士车站旁边或进入地铁站时,在那里拿到免费报纸(起码两三种,有人派送,也可任取),匆忙的行人随手一接,然后在车厢里或坐或站,随意翻一翻,看一看,一出站后就往垃圾箱丢。尤其是一些所谓“今日头条”报纸,只要浏览一下,就大致上知道今天所有报章的哪些重要新闻,不需详细阅读,那是老人家闲着没事干的活儿。

搭乘短途航程不说,要是两三个小时以上的长程班机,试问你会做什么?睡觉?打开电脑办事?看书抑或是将搁在前座的那两本购物说明书或安全手册再三翻阅?也许会有读者驳斥:

“老大妈,你落伍了,现在的飞机前面不都有小型荧幕吗?我们可以看影片、玩游戏、找资讯呀!”。说的也是,只可惜并非每家航空公司或每架飞机都有这样的设备。在这样的情况下,唯一能做的,不是睡觉、看书就是看报纸了(年轻的就玩手机游戏或平板电脑)。

我的原则是,搭乘飞机时,除非是长途,例如欧美需要十多个小时或以上的,在时差效应下,眼睛总会情不自禁地就闭上了。一般上我会尽量让自己清醒,看书、看杂志或听听音乐,再不,就是闭目养神。由于经常看到一些搭客的种种不雅睡态——流口水、张开嘴、打呼噜等。因此常以此引为戒,千万自己别让人看了笑话。

话说回来。最近几次出门,我又有了新的发现。

自备放映机

为了预防拿不到报纸,我会先在机场书店买份报纸和一本新的杂志,至少可以消磨一两个钟头。令我大感意外的是,当我慢悠悠地随着一条长长的人龙进入机舱时,发现还有好几份报纸搁在进口处,这可真是少有的现象,后来,我终于知道了原由。原来现在不少人各怀一“机”,但此机非彼机(手机),而是一台轻便的放映机(手机般大的)。

等到电子设备应用禁令解除后,只见左邻右座立刻迫不及待地拿出自备的娱乐配备,打开预先下载的影片或游戏项目等,当个名符其实的低头一族。甚至在用餐时,嘴里在吃着食物,而眼睛依然舍不得离开那小小的荧幕。

无可否认的,日新月异的科技产品,虽然为人们带来不少方便和多元化的娱乐,可是,一旦过度依赖或沉迷,久而久之,肯定会为健康带来一些后遗症。科技产品本身没有好坏,端看使用者能明智的使用否? 

再回说报纸这码事。不少人认为在电子报日渐流行之际,纸媒不再受到青睐,然而,最近看到香港报章公布一项调查指出,受访的八成人士认为传统的印刷传媒还是有可为,五成二人更认为印刷传媒永远不会消失。

一些较为客观看法认为,印刷传媒正在面临新旧交替,不过行业须积极改革,在更短时间内提供更有趣味的内容,接受更大的挑战,如果未能转型,最终将面临倒闭的厄运。

虽然每天看了好几份网络报纸,但依然认为,手握一份实体的纸媒报纸,感觉最好。

(稿于香港)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