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赛特的一些往事

回首科夫城堡。

漫步新森林到寻思科夫堡,转了一回鬼域泰尔咸,再移步侏罗纪海岸线。多赛特在时间的长河里多变,一如人间沧桑有道不尽的无悔,让后人慢慢体会她原始又天然的韵味。

听闻英国西南部的多塞特郡(Dorset)的村庄农场景致如画,荒野遍布,森林古老,海岸线秀丽。著名的自然美景外还有千年的城堡废墟,留下许多动人的历史故事。

循着路线,我走进了多赛特郡(Dorset)的往昔时光。很快的就步行在新森林(New Forest)的小径了。

青草地蔓延在废墟的城堡。

这座英国最小面积的国家公园,乍听名字仿佛是座新种植的森林,谁料它的古老早已逾千岁 。它开阔的林地,荒野和大量无围栏的牧场,在不同时节里,徜徉着多达7000只自由的动物,尤其是矮种马、牛和鹿,因此在森林里的步行,骑自行车或骑马,都可以随时遇见漫步的动物。

通往科夫城堡的石桥,远处绿草如茵。

不可省略的脚程

原来在900多年前,长着桦木和橡树的浓密树林,是野猪、野鹿和禽鸟出没之地,让英国国王征服者威廉一世喜爱上了,这第一位诺曼英格兰国王决定把它开辟为御用狩猎场。于是驱赶邻近居民,强硬征收土地,焚毁房屋与教堂,放养了更多鹿、马和猪,就这样形成了新森林公园初始的模样。

可是强征土地开辟新园的过程是残忍的,农民被逼离开家园。而国王威廉一世后来或也得到报应——两个儿子和孙子都在这个森林里死于非命,至今还留下儿子胡夫被箭射死的地点,以“胡夫石”为标记。

如今,森林周边还住有400多户居民,政府每年还要种植7万多棵的新树苗以保持它的茂密。

多赛特郡森林的步行是不可省略的脚程,只有穿过密林小径,踩过落叶泥泞,过小桥听溪流,才能领略古老森林的一份清新。

只剩下三分之一高的城门。

屹立山顶上

这里,远远就看见屹立在山顶上的科夫堡(Corfe Castle)了,也一眼瞧见它废墟的模样。一条长长的石桥是从科夫镇通往科夫堡城门必经的道路,这座石桥曾经奔腾过千军万马,它系着从前的记忆与现在人的寻觅。

威廉一世在征服了英格兰后,下令建造这座石头城堡,历经几个世纪和历代国王对它的扩建,规模渐渐庞大,17世纪遭遇内战的严重破坏后,这座大型要塞从此破败成废墟。

跨入城门,断垣残壁石落草堆无遮瓦之地。漫长的千年岁月,这里的故事跌宕起伏,但城堡是皇权的象征,日后的国王亨利一世和他的皇后也曾在此与民挥手,宴请法院的骑士和贵妇。可是权力使人疯狂不顾恩义,国王们在斗争中彼此陷害,最终也难逃厄运的禁锢在监牢里。 

陆续再发生着……少年爱德华王从狩猎的黄昏里归来,他的继母为他递上一杯解渴的美酒,当他毫无提防的喝下去时,却被继母以匕首从背后刺死。因为他从小就爱好和平谴责暴力,死后被追尊为圣徒,称为“殉教王”。

村前的池塘倒影着泰尔咸村孤寂的身影。

没有城墙的堡垒

爬高走低的科夫堡废墟里,已分不清地牢或俘虏的监狱。楼梯已经粉碎,隔墙也不知那里去,寒冬的城堡游人稀少,诺大的场地、雄伟的堡垒,最还是毁灭在权力的斗争里!

过小桥听溪流,自然的一份大礼。

没有城墙的堡垒失去了它的森严,反而从高处望远是心旷神怡的天地,延绵的绿色山丘,大片的田地,牧场和森林,还有科夫镇的一片宁静。古老的蒸汽火车每隔时间便从远处嘟嘟来去,冒着的白烟给原野增添活泼的生气。

令人快乐的早餐。

新森林的矮种马。

课室里的旧书和学生的杯子。

无人鬼域泰尔咸

离开科夫镇就往山的深处走,那里有个无人居住的鬼域泰尔咸(Tyneham Village)。

二战时期,泰尔咸是一个自供自给的村庄,有一间学校和邮局,还有一间13世纪的教堂。可是战争爆发,美丽的村庄因为军事部署需要,被逼牺牲作为部队的射击训练场所。于是在接到通知的一个月后,1943年圣诞前的12月17日,全村255人陆续迁移了,从此田园荒芜无人居住。

呈垂直的岩层有序的记载了中生代的地质史。

大部分的房子已经毁坏了,只有学校和教堂还完整。课堂里还有学生的功课和作业,黑板上留有老师的教诲。在没有水电的年代,这里的生活原来就简朴恬静。那一天,最后不舍离开的一个人在教堂门上留下一张字条,盼望暂时的离开能够归来,归来时能回到世代居住的完整家园。

战后土地被征收了,渐渐的村庄被遗忘了,最后的叮咛在风中摇曳,心声凝固在空气里。一直到2008年才重新有限制的开放给游客。

弯弯如马蹄形状的拉尔沃斯湾。

万年侏罗纪海岸线

离泰尔咸6公里处便是一万年前的侏罗纪海岸线了,每年约有20万人徒步来观赏被列为世界自然遗产的拉尔沃斯湾(Lulworth Cove)和杜德尔门(Durdle Door)——拉尔沃斯湾正框着一泓静波在自然里悄悄改变自己的容颜,而杜德尔门则像伸长脖子的水鸭在大海波涛里掏食。

这里布满史前的动植物化石,300年来为地球科学研究作出极大的贡献。而155公里长的海岸线,我脚步所能抵达的,也就这样短短的坡度距离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阳光下的杜德尔门像一只伸长脖子的鸭子在大海里掏食。

岩层记录地质史

沿岸的岩层呈垂直状,有序的记录了中生代的地质史,显着的化石地点记载了1亿8000年的地球发展史。那时,这里生机盎然,脊椎与非脊椎动物四处爬行,会飞的和海洋的爬行动物在这里觅食,恐龙在湿地里繁殖。

顺山路到海边,沿砾石海滩漫步,近距离随岩石地貌的构造追索原始的光景。由于海水不断的侵蚀,地质和气候的变化,谁也难料将来会被消融成什么样子。虽然此景不再时自有另番天地,但无论怎样的变化,土地的风光并不会因时间而老去,反而相信经历了岁月,会被磨蚀得更加美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