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蛇最斑斓

偶尔沿着海边散步,经过外劳的聚落。听他们的口音,应该是印尼人。眼睛瞥一瞥,木屋群中尚有一座木头搭建的清真寺。四个角落还装置有喇叭4个。难怪每当祈祷时间,因为时间并没有拿捏得非常准确,祷告声会与我家附近的回教堂唱吟交叠,此起彼落。

外劳应该聚集时日已久,附近已经有十多档彩灯缠绕的食肆。他们悄悄在我家附近建立桥头堡,让我心头一愣。更让我吃惊的是,在天空底下,他们用铁丝网折成4尺见方,高约3尺的笼子,里边就盘着一只不小的花蟒蛇。我估计那是一种吸引顾客的装饰。靠近看了清楚,是真活着的呀。

蟒蛇一向懒得移动。外劳这么布置是很有经验的做法,让它更难以翻身。蟒蛇只是半闭着灰蒙蒙的眼睛,看着我。因为有铁丝网,我也不害怕,看了个仔细。蟒蛇的皮是那么斑斓多姿,真是太美丽了。也因为它这身皮囊,惹来杀身之祸。千古以来就是这个道理。

蛇是柔软冰冷的爬虫,我一向对它存有戒心。不知道印尼外劳何以将蟒蛇装在铁篮子内。它是一种可以训练的动物,也许在那个小聚落内有人玩蛇来维持生活吧。

我儿时住乡下的树林边缘,蟒蛇并不是陌生的动物。尤其是养殖鸡只的农场,更常有蟒蛇在夜间袭击。夜里如果听见鸡栏传来异样的声音,就得带一把手电筒,以及一根藤棍到鸡栏巡查。它只要吞吃三、五只鸡,就会倦怠不想移动。

4狗杀6蛇

朋友T在乡下有一座英式洋楼,四周植有浓密的植物,非常有绿意。我因缘巧合,受邀在洋房过一个晚上。因为幼年对蛇有过认识,睡觉前,我再视察四周,更加彻夜难眠。因为那门缝与地面约有两寸空间,任何蛇都可以扁平肚腩,无声息地爬行进来。我居住大山脚时,家里养了4只各种类型的名狗,不为别的, 就是害怕蛇在我不留意间溜进厨房。我其实没有杞人忧天,在我居住大山脚那6年间,我的4只狗互相合作,勇猛扑杀6条误闯的眼镜蛇。只可惜,我也牺牲了台湾狗狗,以及一只杜博曼。

偷袭鸡群

一宿无眠,翌晨,我问主人翁,可曾有蛇当不速之客?

主人发笑,回曰:进来屋子倒是没有。后面的树林间,过去曾经养有一栏鸡只。有一个凌晨两点左右,忽然听见鸡飞狗跳的杂音从鸡栏传来。我拿了铁钩与藤棍出去看个究竟。原来是一条蟒蛇正在偷袭我的鸡群。我一个人,费了一个多小时总算制服了它。

主人大笑,当时屋子里住有5位新加坡的旅客。听说主人与蛇搏斗一个晚上,都感觉无比懊恼。为什么主人没有叫醒他们,让他们错过了那么精彩的一幕。在新加坡想要拥有人蛇格斗这样的经验,简直是缘木求鱼呀。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