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张金发

在现代社交网站,常常有人把社会中发生的不幸事件上载、转贴、分享,不看不知道,看了又难过。社会病态太严重,不论偷窃、拐骗、掠夺、杀戮等等不曾中断过。更糟糕的是在西方国家有人利用宗教唆使支持者,以致战祸连年,苦了百姓。

如果一个国家向来崇尚武力镇压一切反对声势,才来谈论公平公正,那是“施舍”的行为,再有理也说不清!倒也奇怪,东西方文明历史的发展,总有不同的方向,似乎西方总是绕着“动态”而东方则围绕在“静态”发展。

西方社会喜乐挑战大自然,不惧险峻高峰或深海探索,不畏热气团与寒风吹,塑造成民族的动态优势文化,可是相伴的人类发展史总在战斗中渡过。在工业革命之后,更是变本加厉一发不可收拾。

反观东方,长期着重伦理道德、长幼秩序、循规蹈矩,养成修身齐家之后才治天下的性格,是属于“静态”的文化。东西方的文化没有谁比谁更好或更坏,只有要适当处理,动静皆宜,事事因人而异。

无穷欲望遮蔽良知

西方长期因宗教错综复杂的历史遗憾而大动干戈,东方社会却也逃不了清贫困苦的生活,有人铤而走险作恶犯过。这都不是社会生病,而是人的无穷欲望遮蔽了良知,违心犯事,更糟糕的是造成他人的伤害!

动静之势并无一定的强弱区分,凡事物极必反。生存在多元文化的社会,执取中庸才是为官之道,除此,别无他法。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这句话出自诸葛亮《诫子书》:“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指恬静以修善自身,俭朴以淳养品德。简言之即依靠内心安静集中精神来调养身心,仰赖俭朴的作风来培养品德。不淡泊世俗的名利,就不能明确自己的志向,身心不能宁静就难实现远大的理想。

诸葛亮就学习和做人两个方面进行了论述,指无论做人,还是学习都强调的是一个“静”字。修身须要静,学习须要静,获得成就也取决于静。把失败归结为一个“躁”字,把“静”与“躁”通过心绪起伏来对比,增强了理论效果。躁,即急躁,是冲动、鲁莽的外在表现行为,隐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意境。这是“静”与“躁” 的差别。

在功利主义的社会,胜者为王,虽说弱肉强食是不变的定律,却也不代表强者或执政者可以任意妄为。 “惟贤惟德,能服于人”才是最佳的座右铭!古语有言“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善恶到头终须有报

政治人物以为操纵了国家的政经文教,士农工商的前途与关键。伊索寓言,“阴谋陷害别人的人,自己会首先遭到不幸。”社会中好人多遭殃,恶人行天下并非绝对的自然法则,佛家常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

贪污、渎职、滥权、伪证等等向来是无良政客的劣根性,古今中外皆弃之不尽,灭之不绝,这才是造成社会祸乱的根源!

马币价跌,连外劳都怨声载道,何况国民!政府挽救经济显然应对无良策,更无能力,反见弊案一件又一件被揭发。前首相敦马哈迪率领群雄向政府呛声的新闻,会否起一定的正面效果?是否现任政府内阁倒台之后,接下来的执政者便走向康庄大道?

所谓“天道酬勤”,为官者勤务、俭朴,百姓又岂敢怠惰、涉贪?上梁不正则下梁歪,这是千古不变的游戏规则。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是实实在在的一盏明灯法则,不只照亮了前路,更驱散了黑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