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异乡人

流亡诗人北岛阔别故乡13年后重返,他吃惊的形容:“北京已面目全非,难以辨认,对我来说完全是个陌生的城市。我在自己的故乡成为异乡人。”(《城门开》)

朱天心也在《古都》里有着同样的呐喊和惊怖:“这是哪里?……,你放声大哭。”诗人,小说家对家乡的记忆清晰,只要有一点点,更遑论大大的变化,无疑就是沧海桑田,惊涛骇浪。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