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士联盟:提高服务素质
精英司机手机程序整顿德士业

雪隆德士雇主司机公会(联谊会)与联合马来西亚半岛德士公司与协会联盟理事针对德士行业的困境召开记者会。前排左起为何志谋及许力文;后排左起是蔡奕辉、曹敏仪及陈智菁。

(吉隆坡20日讯)马来西亚半岛德士公司与协会联盟(GABUNGAN) 训练数千个“精英”德士司机和推出手机应用程序,以整顿德士行业,提高载送服务素质。

雪隆德士雇主司机公会(联谊会)会务顾问何志谋坦言,我国的确有一小撮德士司机行为不好,导致我国德士在世界的名声低落,恶名昭彰,因此联盟已有计划推行改革,以期改善德士服务行业。

“必须承认的是,德士行业有害群之马,会砍乘客或旅客‘菜头’或态度不好等,但他们仅占总德士司机人数的1%。”

他也说,鉴于目前德士行业也面对非法私家车租赁服务公司,如优步(Uber)或Crab Car抢滩,因此更应提高合法司机的服务素质,让乘客能更舒适及安心乘搭德士。

他指出,国内约有95%德士业者是该联盟的会员,该联盟计划在行内寻找来自巴生谷约数千名较资深和行为良好的德士司机,以进行培训。

“要整顿德士行业需要花点时间,联盟是希望能于明年初推介‘精英’司机计划。”

他今早联合雪隆德士雇主司机公会(联谊会)秘书长许力文、副总务蔡奕辉、马来西亚半岛德士公司与协会联盟秘书陈智菁及理事曹敏仪,针对德士司机面对困境召开记者会时,这样指出。

何志谋:承担外人不知开销德士公司没刻薄司机

针对社会对德士公司业者的误解,何志谋解释,德士公司业者并没有刻薄司机,反之承担了许多行外人看不到的开销。

“这些包括德士撞坏了,遭司机遗弃、司机拖欠租金及缴付保险等,都是德士公司自行承担。”

他也说,巴生谷有约4万名德士司机,他们的工作方式形同小本“企业家”,能自行决定载送乘客的地点、作息时间等,只要勤劳,每月收入至少3000令吉。

一小撮司机行为不良

不过他说,因为物价腾涨、加上当局严加执法,在生活逼人的情况下,一小撮司机才会作出不好的行为,包括拒绝到塞车区接客、“砍菜头”等。

“这么一来,部分司机不良的行为就被乘客传开,导致德士行业名声败坏。”

非法私家车抢滩打击生意何志谋促政府严厉监管

何志谋指出,该公会极力反对非法私家车租赁服务公司,促政府严厉监管。

他强调,该公会并非反对这些公司提供载送服务,惟他们的无本经营,和合法德士司机抢滩,对后者来说不公平。

优步Grab Car没保障

他指出,合法德士司机既要遵守各项条例或限制,也需要每年更新执照及每半年进行验车,反观非法私家车租赁服务公司的载送服务,则人人都可参与。

他提醒民众,即便优步和Grab Car收费较低,但却存有风险,不但在意外发生后,难以追踪司机,而且没有保险保障。

他说,政府当局,尤其是陆路交通委员会必须效仿其他城市,例如上海限制所有私家车租赁服务公司根据德士条规提高载送服务,以便打造一个公平的平台,以提高载送服务的素质。

“有竞争才有进步,我们希望当局能关注,并且拟定条规,以便大家能公平竞争,否则人人都可加入无本的载送服务,且不用守规矩的情况,必定出现许多乱象。”

他也希望政府作出深入的研究,同时召集行内的各个单位开会,以了解公众对德士的需求及改善之处,提高我国德士素质。

许力文:3大道应降德士过路费

许力文指出,自15日起雪隆各大道起价,不过当中多数的大道,德士过路费比普通轿车便宜半价,唯有三条大道,包括新街场高架天桥大道(BEE)、精明隧道及新街场大道,德士及普通轿车过路费一样。

他指出,这些大道向来的德士及普通轿车过路费都一样,他也曾向政府当局,甚至交通部长投诉,惟最后皆不了了之。

“我希望当局能够体恤,调整上述大道的德士过路费。”

乘客以为“砍菜头”

此外,他揭露,一马德士和普通廉价德士采用同款德士汽车接客,但收费却不同,引起了乘客混淆。

“其实德士收费都由政府决定,但出现不同的标准,导致乘客认为德士司机在‘砍菜头’。”

他也说,另外德士有分为出租车和计程表德士,他却经常受到乘客投诉出租车没有采用计程表,并对德士司机留下不好的印象。

陈智菁促仿效狮城合法化优步德士

陈智菁指出,和优步及Grab Car相比,合法德士较有保障,早前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就推出“MeterOn”手机应用程序,让乘客搜寻德士司机的资料,这样乘客的安全就有保障。

“反之优步和Grab Car之类司机的纪录则没有在内,对乘客构成危险。”

她促政府仿效新加坡般,合法化优步,并限定用在德士上,同时应把优步列为高档服务,收费要比普通德士高30%。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