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名车3年进厂15次
维修欠专业 车主喊怕

郑安琪向黄思汉展示过去15次的检修纪录。

(蒲种20日讯)新购一个月的欧洲名车半途抛锚,从此经常故障,过去3年进厂维修达15次,当中5次需拖车送厂,令女车主有车如无车,驾车外出更是担惊受怕!从事宠物美容的自雇人士郑安琪(27岁)指出,基于认为外国车较安全,于2012年8月尾以14万8000令吉购买了一辆小型休旅车代步。

大道抛锚换电箱

“使用一个月后,车辆即在梳邦大道处抛锚,被拖往原厂检查,当时技术人员指电箱和一些零件故障,基于不受保,额外花费约500令吉更换。”

她今日在表妹林佳宝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说,料想不到的是,电箱在更换后3星期内故障,轿车无法启动只好再送厂检查。

换安全气囊拖一年

她说,技工认为轿车是时候保养,进而更换引擎油,但车到家后却又再抛锚,需拖车送厂。

“技工指安全气囊无法操作所致,需一个月时间订货更换,但是职员一直忘了订货,拖了一年,我终于按捺不住,找负责人理论才完成更换。”

令她啼笑皆非的是,更换了车旁安全气囊后,才发现有问题的是车前安全气囊,结果又再费时等订货及安装。

出席者有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及服务中心主任朱丽丝。

技工说不出故障原因

郑安琪质疑本地代理专业服务,并坦言对这欧洲名车完全失信心。

“在这3年内,我车一共进厂15次,当中5次是半途抛锚,须拖进厂,有次前往顾客家途中,在精明隧道路中央抛锚,相当危险。”

被质疑没按时保养

她表示,调本身对车辆结构并不熟悉,每次轿车进厂时,都被技工以不受保为由,要求她付费解决。

技工也以无法明确说明轿车故障原因,并把责任推在她身上,包括使用RON 95、让车子暴晒等不成文的理由。

“有次更把保养本纪录用涂改液抹掉,使该厂质疑我没按时保养,非常不专业。”

郑安琪说,中期开始,每次都拜托叔叔或弟弟陪她到车厂维修,造成不便。

“在这3年内,电池被换了4次,前3次每次收费约500令吉,最近一次因为朱丽丝协助,厂方同意免费,过去花费了约7000令吉维修。”

换新引擎  3周又坏

轿车刚更换新引擎约3星期又再出毛病,令郑安琪深感无力!

她说,轿车保用期为5年,早前除更换安全气囊外,也曾更换避震器,今年5月21日又再故障送厂,该公司以轿车过了保用期为由,要求自费逾2万令吉更换引擎。

不敢载送家人外出

“所幸在朱丽丝要求下,对方同意免费更换,惟轿车刚修好约3星期,不但无力,还不时出现故障指示,上斜坡更会抽动,令人担忧。”

她说,原定购买新车后,带家人去玩,惟因轿车频故障,不敢驾此车带家人外出,平常独自一人晚上开车回家,更担忧中途抛锚。

“车辆每次进厂需数天或一两个月时间维修,变成有车如无车,偶有急事则向邻居借车,并付上逾300令吉作为保养费;另外还需每月按时供车2000令吉。”

黄思汉:致函总公司要求正视问题

黄思汉说,其服务中心前后共3次接获民众投诉该品牌轿车,为此他将致函到欧洲总公司,要求正视问题。

他说,城市人一般面对两大负担,即房贷与车贷,屋子若有问题,可通过房屋仲裁庭或购屋者协会反映,然而轿车并没有相关投诉管道,希望贸工部正视这问题。

“服务中心共接获三宗有关这品牌轿车投诉,有者修了两次,另一人因问题不断,干脆换车;而郑安琪轿车明显存有大问题,理应更换新轿车。”

他说,早前曾发生安全气囊故障致死8岁童事件,本地总代理应正视问题;为此他将代郑安琪致函国外总公司投诉,要求正视我国的服务。

车厂欢迎再做检查

车厂负责人欢迎事主明日把车送回厂,交由专业队伍检查。

朱丽丝针对引擎再次有毛病一事,拨电向该公司负责人反映,对方同意再次检查,并派专业队伍查看,解决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