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开明派组诚信党/拿督李耀明

10月7日傍晚,天后宫的雪隆海南会馆简直是挤得水泄不通。标价1000、3000、5000令吉的86桌一个月前已售罄。

那是国家诚信党(易名自工人党)的筹款宴。演讲者有党主席末沙布、最高理事会成员兼“军师”祖基菲里博士、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和人民公正党总秘书兼班兰区国会议员拉菲兹。

惊人的是,晚宴后少过900人还另捐献了超过4万2000令吉。有人告诉我共募得22万令吉。

筹款宴会

若是返回第12届大选之前,那就像马华的集会:(筹款活动)来宾有95%是爬了20级阶梯到礼堂、有热情脸孔的中年华人。

更特出的是接待人:末沙布和诚信党领导层。对,在华人场所有马来人东道主迎接华人客人,是严重的不寻常。

节目安排演讲人各说12至15分钟,接着是小组问答。食物简单但可口,招待中国茶,而非玫瑰露。

主持人开始讲话时,几乎全场肃静看着舞台。她声音清晰,说不带口音的清新英语。雷恩·阿都拉欣年轻、戴头巾,噢,还会带动情绪!

首名演讲人潘俭伟不费时攻击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他的论点仅是希望联盟(PH)没伊斯兰党会更好。他认为伊党靠自己在许多选区不可能成功。

接着,祖基菲里开门见山说,诚信党虽公开给所有大马人,但会100%符合回教法。不同在于,他们提倡负责任和正义,而非死守回教刑事法。他引述《可兰经》的阿拉伯语章节,强调追求正义是回教天生的责任。祖基菲里觉得,在伊党大会被“踢”出局,其实是似祸实福。这帮助他们继续前进。

我认为,祖基菲里在台上表现很自然。他很沉稳,清除表达信息。他说到公正党领航对立意见的角色,面对行动党和伊党,现在加上诚信党。他最关心的是选民必须得到票选的事物,意味着新联盟在想法和兑现承诺方面必须绝对有凝聚力。他提醒,乡区马来人的确认为希望联盟是对马来人的阴谋。他们宁愿贫穷,也不要被华人统治。

最后,末沙布发言,引来如雷掌声。他讲马来语,我猜他局限讲“柴米油盐”课题,好让所有人轻易听懂。他开场说,坚持新党称为Amanah(诚信)而非缩写PAN。他提醒,PAN在广东话的意思是“板”,而诚信党绝非“死板板”!

他用末沙布的独门方式让听众大笑,讲币值的影响。有人去新山巴刹问鱼等物品的价钱,每次都回答“便宜”,他是新加坡人。有人去新加坡巴刹问价钱,回答“哎哟”,他就来自新山。

他说,种族主义和贪污是国家最大的挑战。

改头换面的“巫统”?

参加问答环节的是哥打拉惹区国会议员茜蒂玛丽亚医生、巴里文打区国会议员拿督慕加希博士、副主席沙拉胡丁阿育,和莎阿南区国会议员卡立沙末。出席晚宴的还有瓜拉登嘉楼区国会议员拉惹卡马鲁巴林和大马和谐信徒协会(PasMA)主席兼彭加兰坤乐州议员拿督巴洛拉兹。

对我来说,诚信党显然认为不单拥护马来人,仍能专注在国家建设;成为回教主义者,却毋须边缘化其他信仰。这会全面吸引城市居民和自由主义者。但在马来中心地带,他们会被诽谤,并丢入最近的河流或森林。

第14届大选剩下30个月,他们如何对选民进行认真的再定位呢?

但若他们成功赢得乡区马来人,我想他们会像改头换面的“巫统”。巫统必须与诚信党共享选民,后者通过希望联盟已有非马来选民。巫统最可能没有国阵的支援。伊党会继续有宗教保守主义的吸引力。

吾友伯曼苏(人民银行名人,74岁)认为,若希望联盟赢得第14届大选,巫统虽然不掌权,仍能成为“团结政府”一员。加入巫统是为了缓和马来人的任何不安,好让政府仍能组成和正常操作。

附笔
在货币兑换行业25年的纳兹尔·阿哈末坚持说,令吉大跌与经济基础关系很小。我说,请解释。
他说,想象一支羽毛球队成员所有指标都有评级,比如说世界第三;但因团队管理或协会有问题,一直表现低于实力。他们的才能没有减少,是心态受了影响。
纳兹尔说,解决方法显而易见。(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