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的文字狱/廖珮雯

社运分子卡立依斯迈因在面子书专页上张贴“煽动性”贴文,评论柔佛王室被警方逮捕,于10月13日在新山地庭被控,包括11项控状指他抵触1999年多媒体及通讯法令,而另3项罪名是在1948年煽动法令下被控。

此案有数项角度值得大众关注。网络言论自由再度收紧,每位网民必须更小心自身在网上的留言内容。事实上,前首相马哈迪曾经为了推动“多媒体超级走廊”,而在1997年在美国向投资者开出《保证书》,承诺马来西亚将确保不审查互联网,之后订立的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第3(3)条款阐明“本法令任何条款均不得解释为允许审查互联网”。

近两年来,由于首相纳吉的政权经常面对媒体和社运人士的质疑,已有数单纳吉政府以煽动法令、诽谤法令和出版及印刷法令控告社运人士、网络媒体、印刷媒体的诉讼案,如学运领袖阿当阿里、当今大马、The Heat、The Edge等。

违反不查网络承诺

这显示,当年前首相马哈迪许诺,不会审查网络的保证何其讽刺。在21世纪的今天,网络媒体发达、社交媒体盛行的时代,网络言论自由反而倒退。卡立依斯迈被控案显示,不审查网络的承诺已然失效,而且动辄使用煽动法令控告异议人士成为政府压制言论自由的惯常手段。

同时,为了控制网络言论,使用煽动法令和通讯与多媒体法令,两道法令来打压网络言论,将成为往后政府对付网络言论的手段,进而制造寒蝉效应。当在网络发表“不当”言论,在网络世界因言入罪,成为社会常态,我国言论自由势必倒退数十年。政府利用这两项法令打压异己又会增加更多因言入罪的案例。

社媒留言网民常态

然而,如今网络发达,社交网站留言表态的举动已成网民日常行为,利用强权和法令限制言论自由,无疑有如清朝文字狱的时代一样,不能说当政者不喜欢的言论,否则会有入狱的下场。

卡立伊斯迈被控且不被保释,无法引起广大民众的关注,一些非政府团体在网络宣传声援卡立,但效果不大,或许争取人权和言论自由的运动,需要更大力度的举措和牺牲才行。

曾听台湾社运朋友针对本地社运情况评论,希望不要再有和平烛光声援和百万签名的活动了。或许,在言论自由愈加收紧,但网络更加发达的今天,我们需要思考未来社运之路要如何走下去了。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