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竞逐 高铁方兴未艾
东盟基建 中日必争之地

具有数百亿美元市场潜力的东南亚国家成为中日高铁激烈争抢的重要“战场”。

如果中国的基建大潮不能再创造奇迹,那么全球过剩的钢铁和水泥将流向哪里?或许东南亚是一个目的地。

东南亚诸国越来越意识到基建投资在经济增长中的拉动作用,各国政府想方设法保证基建项目的资金来源,使东南亚成为全球基建的最前线阵地。

近日普华永道的一份报告深度分析49个国家的基建市场,这些国家的经济总量占全球90%。该报告预测亚洲基建将在2025年占全球基建支出的60%。亚洲的基建支出无疑首先是受中国增长的拉动,然而,东南亚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增长及城镇化大趋势也不可忽视。

瑞银近日发布研究报告聚焦“一带一路”,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旨在将其基础设施向海外市场扩张,日本也不甘落后,宣布将投入1100亿美元用于地区建设,未来几年中国和日本可能在地区经济援助中扮演更重要角色,有望成为资助经济学的领军者,东盟经济体将长期受益,经济增长将获得支撑,一带一路将是未来几年重点投资主题。

中国资本在亚洲地区正起着更大作用,过去一年中国政府可谓动作频频,一方面推动亚投行的成立,授权资本最高达1000亿美元,另一方面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

该行指出,这被视为一带一路战略的一部分,而其重点项目是规模达460亿美元的中巴经济走廊,相当于中国GDP的0.5%,巴基斯坦GDP的17.5%。

瑞银预计中国的银行业系统欲投入数千亿美元来支持一带一路战略。鉴于中国银行业系统市场规模近30兆美元,相较于亚洲其他经济体规模格外庞大,相反印尼银行业系统的总资产只有4630亿美元,上述投资不过是小数。

瑞银还预计中国的政策银行或发放更多贷款,对亚洲地区的资金投入呈现明显的升势。

同时,日本也跃跃欲试,该国政府表明欲扩大对亚洲国家的援助,与亚洲开发银行这一计划,五年再投入1100亿美元资金。

2013年,印尼面对外汇储备下降压力,中日两国皆伸出橄榄枝,表示愿意助渡难关。

“资助经济学”抢商机

中国与日本基建财团在东盟基建融资方面的竞争日益激烈。例如,在印尼,中国和日本都提交从雅加达到万隆修建高铁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最终由中国方面胜出。在泰国,中国政府支持中泰铁路建设,而日本财团也表达在曼谷与清迈和曼谷与缅甸土瓦之间修建铁路的较强意愿。

除了基础设施,中日的资本影响和支持也体现在其他方面。例如,2013年,在紧缩恐慌所致的市场下跌及汇率承压时,中日两国央行均表示愿意帮助印尼缓解外汇储备压力。

中日两国间从基建到贸易领域的竞争日益加剧,显示出这两个经济大国在亚太地区更广泛的影响力。

中日将从投入、财政支持、银行资本及贸易促进等各方面来引领“资助经济学”。

印尼正创建“海上收费公路”,由高效的服务型船舶搭配大小港口形成巨大网络,积极打造航运物流枢纽。图为设备先进的雅加达哈斯克宁码头。

印尼打造航运枢纽

那么发生在这一地区的基建项目都以哪些类型为主?

印尼是东南亚基建浪潮中的排头兵。印尼总统佐科将航运事业的发展作为重点规划事项。

佐科计划通过创建“海上收费公路”,一个由大小枢纽港组成的网络体系,并配以现代高效的服务船舶,从而彻底改变国内航运业的格局,对海外投资也有相当大的吸引力。

统计显示印尼现在的物流效率大大低于同区域其他国家的水准。印尼在世界银行的物流指数统计中排名53位,物流费用占该国GDP的26%,该区域其它国家这一比重一般低于10%。“海上收费公路”计划可以让物流成本削减10至15%。

佐科称将在未来5年里对基建项目投资4290亿美元。

菲律宾最新大赌场“梦之城”,金光闪闪的大楼气派十足。

菲律宾建博彩王国

菲律宾同样预计会大手笔投资基建项目,主要标的包括马尼拉的娱乐城及克拉克自由贸易港。例如,模仿拉斯维加斯的马尼拉湾菲律宾文化村娱乐城一期项目,其投资至少40亿美元,预计2018年开业,年接待100万游客,提供4万就业岗位,将成为东南亚最大的博彩娱乐中心之一。

另外,在克拉克自由港区,菲律宾计划在2020年前把这一区域改造成为一个以机场为主导的高端科技、资讯工艺业、航空及物流相关企业、旅游及其他行业的城市化地带。

根据克拉克发展集团2014年中报,该集团雇佣员工7.3万人,出口价值21.2亿美元。克拉克自由港连同在苏比克湾的自由港2014年合计出口价值60亿美元,贡献该国逾10%的GDP。

具有数百亿美元市场潜力的东南亚国家成为中日高铁激烈争抢的重要“战场”。

高铁网络激烈争夺

印尼、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等国都计划兴建高铁,升级铁路网,数百亿美元市场潜力的东南亚地区也成为中日两国高铁在全球范围内激烈争抢市场的重要“战场”。

印尼计划建造一条连接首都雅加达和爪哇省首府万隆市的高铁,预计耗资53亿美元。

中日在东南亚积极抢占商机,其中中方拿下印尼的高铁项目,而日本则在泰国高铁项目争夺上获得优势。

日本高铁在印尼失意,在泰国得意。今年5月,日方抢下泰国高铁,两国签署联合调查备忘录,以引进日本新干线技术为前提,调查首都曼谷与清迈之间全长约680公里的路线。为了平衡与中日的关系,泰国也将与中方合作一条长达840公里的铁路项目。

越南已经宣布推进南北高铁网络建设。这项工程已经计划许多年,并且在2010年还曾被否决过,在此之前政府公布这项工程的成本大概56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越南GDP规模的一半。

马越成下一个战场

马来西亚和越南,可能是中日高铁争夺的下一个战场。吉隆坡和新加坡之间的马新高铁项目明年将招标,中日都有高度兴趣。

中日两国争夺海外市场的“战火”还烧到印度,两国均竞标印度高铁可行性研究项目。中国铁路总公司下属公司日前获得新德里——孟买高铁的可行性研究工作。而据《印度时报》报道,早在3年前,日本的一家机构就标下孟买-艾哈迈德巴德高铁可行性研究项目,线路总长500公里。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