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

每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必引起许多话题和争议。毕竟文学不是科学,文学是意识形态,是在思想层面上的,这也包括了许多观念、价值、道德取向等等。但政治始终占据了主导地位,其余的不外乎宗教、哲学、审美、情感,属于人文情怀方面。可从来就没有统一的体系,更难有普遍认同的标准。

得到关注不多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得奖得主,是67岁的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Svetlana Alexievich),她同时也是一个记者。在俄语世界,她是极具声誉的当代重要作家之一。但走出了俄语区,知道她这个人的很少,尤其是华文世界,即使是在中国大陆,尽管中国与前苏联曾有过那么深厚的政治渊源,但读过她作品的人并不多。

当瑞典文学院宣布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奖的当天,诺贝尔奖的官网即时作了一项调查,在参与的2406人当中,竟高达86%是没读过她的作品的。由此可见,阿列克谢耶维奇在西方国家并没得到多少的关注。尽管她在德国、法国、美国屡屡获奖。

阿列克谢耶维奇不属于高产作家。她说:我写作很慢,要花很长的时间在采访上,完成一部作品,快则5年,慢则10年。她称自己的写作为“文献写作”。主要是采访,把焦点集中在人物的身上,以采访的方式探索人的内心情感世界;她让受访者以声音来描述他们经历过的事情,从而带出内心的冲激和情感上的伤痛。

因此,她所记录下来的并非纯粹只是事件、历史、或纪实。她更关注的是人的内心和灵魂深处的那些看不见的却存在的东西,比如勇气、坚毅、坚忍,恐惧、茫然、伤痛、愤怒与爱。她也从档案、资料,甚至是机密文件中,让历史再度重现,还原真相。

67岁的阿列克谢耶维奇,成长于苏联,她经历过阿富汗战争、切尔诺贝利核灾、苏联解体;这也意味着她是从苏联过度到白俄罗斯共和国,再从共和国过度到民主共和国;国家一直在变化中,要爱国,还得细细辩别。

批评独裁政权作品被禁

关于阿富汗战争,她认为是荒谬而毫无意义的。她的《锌皮娃娃兵》从人性的角度反思战争,人们一贯地以男性的视角去看待战争,触使她写这本书,是要人们从新认识处在战争最弱势的群体——女性和儿童,还有无数被送上战场当炮灰的“娃娃兵”,他们年轻的生命还来不及绽放就结束了。装着遗体的锌皮棺运回国,他们的牺牲被看着是崇高的,还有残疾了的也一样。

她问:难道没人反思战争的荒谬吗?因为批评总统卢卡申科的独裁政权,她的采访被限制,作品被禁止出版,曾因政治迫害而出走欧洲。

勇气的纪念

2014年她获得法国艺术和文学骑士勋章,表彰她“成功地表现了一代人的茫然和恐慌,作品触动人的内心深处。”而今届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理由是:“其复调书写,是对我们这个年的代苦难与勇气的纪念。”

这也间接说明了为什么村上春树又一次大热倒灶。诺贝尔文学奖的传统始终是“厚重”,村上春树太“轻”了。还有一种说法:“获奖是多种因素综合的结果,作品文本可能只占50%的因素。”

而网友的评论最为有趣,特别是中国的:

“俄罗斯轰炸叙利亚反对派,文学奖紧急颁发给白俄罗斯女作家。村上春树又得等一年了。”

“当然不仅是俄罗斯轰炸叙利亚反对派这一事上,从克里米亚、乌克兰事件起,评委会就憋着了要找个俄罗斯的异议作家,无奈俄罗斯的异议作家太少!仅有的一个有名气的,也奖过了! 为了找这么一个异议人士,炸药评委会可没少花心思,水平太低的不行,太高没有!最后找了这么个凑合可以用的白俄罗斯女人。”

“俄罗斯比中国更需要抹黑,所以中国还没轮到!等着吧,等需要的时候,肯定会出一个刘晓波、高行健!”

“朝鲜这么奇异的国家,没出诺贝尔奖是时间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