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一座文学堡垒
同窗的誓约

潘友来(左起)、继程师父和周金亮,60岁的随心之年,携手创办“同窗文艺基金”守护他们喜欢的“文学”。

3个现年60岁的男人,因为太平华联国民型中学,有了一次牵连。
悠悠42年过去了,3位在报界、音乐界、佛教界都是一方领头军的同窗,因心中都想要捍卫“文学”领域这一座堡垒,约定成立“同窗文艺基金”,意图在中文这块疆土,撒上一株株绽放着文学气息的花朵。

马云有句经典的兔子论:“有些人一会儿抓这个兔子,一会儿抓那个兔子,最后可能一只也抓不住。CEO的主要任务不是寻找机会,而是对机会说不。机会太多,只能抓一个。抓多了,什么都会丢掉。”

周金亮、潘友来、继程师父,3人都是1955年诞生、1973年同届霹雳太平华联国民型中学同届毕业生。这3位一生都做一份“事业”的校友,借着《同窗》讲座会,告诉你,他们怎么捉了一只兔子就是一生的生命历练。

继程师父:“很少的一个,就很多了!我永远就做那很少中的一个。”

>> 继程师父:

大马著名的佛学文僧、茶僧,以文艺传佛法,是大马佛教界的新派元流。极力推动大专佛青生活营、教师佛学生活营、大专静七、禅十等禅修课程。

继程师父是文僧,也是茶僧。

《同窗三人讲座》会上,师父赠送了与会者两本书,《出家情》和《生命的感恩3》。《生命的感恩3》收集了88个人写“继程”;而《出家情》则是师父早期在《南洋商报》撰文的专栏名字,幽默的他说:“看完这两本书,也等同将我的故事看完了!”

师父是明眼人,他懂得这些年来同学们一直搁在心里的问号:“当年,他(指继程)怎么突然就出家了!”

要做很少中的一个

还是莘莘学子时,他没想过出家,学佛时,动了一点念。但没想到机缘早到了8年,原先的计划是先接受3年假期师训,履行5年合约,随后才出家。可是,只是上了两期的师训,他就退学,1978年,出家去了。

起因,是继程的传承师父有感而发地叹了一句:“学佛的年轻人很少,愿意出家的很少,出了家愿意看一点佛书,研究佛法的更少。”当下,他就动了一个念,“很少中的一个就很多了,所以他就要做很少中的一个”。

继程倜侃自己唯一的长处就是擅言,而弘扬佛法就是要会讲,他这一辈子都在为人师,分别只是从小师老师变成佛法老师。后来他又发现到,他生命旅程另一个特点就是,他喜欢当拓荒者,凡是少数人在做的事,他就去做。

走在人烟稀少的路上

佛教中,很少人写文章,他就去写。当年从台湾回来,因缘际会认识了当时《南洋商报》总编辑张木钦,开了〈出家情〉专栏让他尽述佛缘。由于常在报章亮相、写专栏,往后有学生要发表佛教相关论文、研讨会都会找上他。日久也累积了一点名气;后来在文人黄学海帮忙下,推出第一本著作。他谦谦地问道:“60岁,出了近60本,可以了吧!”

从出家、写文章、带禅修、写书法、画画、喝喝茶,继程将自己定位在“走在人烟稀少的路上。”

“少人去做的事,你去做,你就专检便宜,没有人和你竞争。我都捡软的吃。但少人做,我去做,也要有料。写书法、画画、喝喝茶,当有很多人做时,我们就让给别人去做,日子就是这样混下来。人家是忙里偷闲,我是闲里偷忙,不办活动我就在家里喝茶了,真是太闲空了,就找些事情来做啦!所以闲是我生活的主轴。”

周金亮:选择一条路,坚持了一生,并没有很伟大,只是一个选择。但,只要你一生只做一件事,一定会将它做好的。

>> 周金亮:

第一代大马音乐创作人兼歌手,《马来西亚音乐激荡协会》第一届会长,歌手经纪人、唱片制作人,近年更投入佛曲音乐创作。擅长古典吉他演绎。

80年代,是大马音乐最强盛的年代。周金亮是当时很响亮的歌曲创作人之一。他帮阿牛制作的《城市·蓝天》创下10万张销售纪录,《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更是红透有华人的每一个角落。在商业音乐市场萎缩,售销大不如前的环境下,也许没有光环罩顶,可是,人若懂得自愉,还是可以自乐的。尤其是像周金亮这一类拥有真材实料及若干江湖地位的,头顶上,怎么都见一片蓝天。

继程师父眼中看周金亮,小时会画漫画,也是校中耀眼的游泳健将,只是不懂怎的,居然搞起了音乐。

关一扇窗开另一扇

周金亮说,当年初中三时,以为自己是万万考不上LCE考试,因此当时就将自己创作的曲词投稿到丽风机构,并收到当时火红编曲人杨道火的答覆:“周先生,你年轻好学很好,在流行音乐这一块,我们需要的是才华,以及流行音乐的迎合和你的创作天分,你必须要有这3大条件,才能走这一条路,尤其是中文,因你写了很多的错别字……”

上帝关上了周金亮发音乐梦的这扇窗,却也开了另一扇窗给他——他的LCE考试合格了,还拿到两个A(多年后的今年,因周金亮的叙述,继程师父才知道,一直自称是坏学生的周金亮居然在初中三的考试中,拿到比自己还要好的成绩)。周金亮笑说:“会合格,想是隔壁坐了一个8个A的关系吧!”

高中二,离开校园,周金亮回头一望,弹吉他的人,在太平还是属少数,于是他就留在太平教吉他。那年代,他的吉他都是苦修而来,由于长时间听音乐,造就耳朵的敏感度。为师则强,他为了教学,自己上吉隆坡、新加坡到处去寻访名师,甚至试过一堂课付出120令吉师拜当时世界排名13的吉他高手,弹的是他崇拜的西班牙吉他演奏家费朗西斯科塔雷加(Francisco Tárrega)的作品。

音乐路上的苦行僧

周金亮自称是音乐路上的苦行僧,懂得越多,越觉自己的不足。音乐海洋太过浩瀚,他常觉得自己连一颗沙都不如。知道自己的文字很差,1987年已小有名气的他,还去拜师教补自己的烂中文。

离开学校42年,他希望和年轻朋友分享自己的学习历程,学习是没捷径的,知道自己的不足,努力去补足,必然会看见成绩的,自己就是如此一步一脚印的走到今天的位置。

继程师父在10月25日有一个禅宴,周金亮之前便发愿要为继程师父所撰写的60首佛诗谱上曲。3个月不分昼夜的赶工后,终于完成了60首歌的创作,现在已进入录音和编曲工作。一生都投身在音乐世界中,周金亮觉得最幸福的一点就是自己从没想过离开,一头栽进去了,用一生只做一件事,一定会把它做好。

“不要觉得自己很伟大,其实不过是一个选择。”

潘友来,40年的新闻从业员,不管面对多少的风风雨雨,心中绝对不动摇的操守就是“黑的绝对不能说成白的,白的不能说成黑的”。

>> 潘友来:

拥有20年的报社总编辑历练,6部出版过的著作,包括《潘友来小说集》、《手指》小说集、《守候着的鼓声》散文合集、《总编辑真相档案》与《人类生命的光辉一代传一代》等。

潘友来大半生都在新闻界,一切一切都和新闻界脱离不了关系。

他形容,媒体是一个“被动者”。被动地参与了很多大事件。所谓的被动,相对就是一个旁观者,但新闻媒体在观望着时事发展,也做着记述和跟进的动作。

眼观世界,手写新闻,悠悠40年的新闻人背景,潘友来感触良多地说:“过去50年,是一个精彩年代,媒体人记录了电视机从黑白到彩色、手机从笨重到智能,互联网一日千里的步伐,苏联解体了,欧洲国家一体化,中国的蜕变,我们还和6位首相共事过……”

政治处处牵制生活

身为一个报人,一家报馆编采部的最高领导人(俗称:老总),潘友来最常做的事就是喝“咖啡”。只是人家都是在星巴克喝,他则是到内政部喝。他知道,很多人对政治冷感,惟,政治却处处牵制着平民百姓的生活,尤其在大马办报最大的特点就是和政府牵联很深。

一般人只知道,报馆在处理宗教、种族新闻要额外谨慎,却鲜少人懂得,在1998年,经济危机(Economic Crisis)这个词还曾完全被禁用过。

谁不喜欢海阔天空去遨翔,可是由于办报的准证还是需每年申请的,就像蛇被拿着捏七寸,报人只有步步自危。但,不管前路铺满多少荆棘,中文报,肩负着文化传承的责任;中文报,因读者而存在,也因新闻从业员的付出得以延续。所以中文报这个平台不能失守,要坚持下去。

而新闻从业员,不管面对再多的挑战和限制,只有一个底限不能失,那就是:“黑的不能写成白的,白的不能写成黑的。

“同窗文艺基金”明年启动

“同窗文艺基金”即将在明年启动,预计筹款目标是20万令吉。所筹获的基金将投入举办策划一系列的文艺活动,借此提升新生代人文素质及中华文化传承,最重要的项目就是颁发两大奖项:

1)同窗文艺奖(文学),中学生文学创作比赛;

2)同窗文艺奖(艺术与音乐),表扬中学生艺术及音乐成就。

文艺基金针对对象包括华联中学生及全国中学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