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我只能当副免洗筷

学生劳动团体上周于台湾的行政院前抗争。

台湾自80年代为防范B型肝炎,宣导各大餐厅将重复清洗的筷子,换成一次性免洗筷。免洗筷即用即丢,省去了各大餐厅清洁费;据估计,台湾人每天用了280万副免洗筷,一年大约用了上亿副免洗筷。

当然,店家小弟及餐厅服务员也是餐厅中的“免洗筷”,台湾一般请的也是年轻力壮的青年,他们有的还是会按劳动基准法投保,有的还是会有基本薪资,只是随传随到,不用大可丢弃。

但是,还有更多的员工,例如一些侨外生,因为劳基法的20小时工时限制,被迫在劳基法外打“黑工”,甚至领低于基本薪资,这都是非常常见的。浪漫点谈,有些学长姐会怀念起当时在某花市当搬运工后,一起吃宵夜的日子;但是,也有的诉说着自身的同伴工作时发生意外的情景。

台湾劳动部本该在这些乱象中用法律保护他们,却亲资方地设计一套法律,让资方有漏洞逃脱,实在非常恶劣。

工读机遇看运气

当然,对学生来说,最轻松的当然就是在学校觅到一份工读生,既可以坐在冷气房,又不用日晒雨淋。有的校方为了消化经费,也会请一些闲置的工读生来装模作样,当然这点多少还是要看点运气。

更常见的就是,工读生在学校内穿梭的身影,有些还要抬着一部部器材,推着推车抬了又抬;或是躲在深邃的地下室,清理一堆凌乱的事务。当然,有的领着月薪,有幸当一个名为“助理”的工作,实际上不就是送公文、打逐字稿,或是弄一堆烦人的琐事。

工作的确烦人,但领到薪水就已经是令人最开心的事了。想到学生常常为了课业忙碌,闲暇时还要工读,的确非常不容易。笔者就常常为了一堆稿件,或是工读的琐事忙得不可开交。但想到月底生活至少可以舒缓一点,下学期缴交学杂费不再为了兑换率而烦恼,多少还是有一些动力起来。

强迫免薪劳动

如今,外头服务业这类恶行也被校园里的校长学了起来,而且还寻求政治的庇阴,想要把自身的行为合法化。除了如世新大学,没有按照劳动法,实行当月薪水当月发外,其他校园还推出如“师徒制”、“学习型助理”之类的助理工作,有的强迫每个研究生都得选修学分,强迫免薪劳动才可以毕业。

而全国逾160位校长还联合起来,联署到行政院,要求行政院不得承认校园内兼任助理的雇佣关系,甚至滥用大学自治的名义,拒绝劳基法实施于校园内;而学生团体联合起来的抗争,行政院也不予理会。

原来我们只是一副副的免洗筷,免洗得用完就可以丢弃,但资本主义下,有谁又不是当权者的免洗筷呢?但我们不想当廉价又被丢弃的免洗筷,所以只有团结起来,我们才可以成为一大扎折不断又难以丢弃的免洗筷!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