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穷不能穷教育_吗?

奇迹般生还的两名原住民女孩。 (图片摘自《马来邮报》)

7个星期前,关于吉兰丹话望生7名原住民学生失踪的新闻说法是这样的:7原住民学生离奇失踪,搜寻队伍铩羽而归。7个星期之后,终于找到奇迹般生还的两名女孩。初期,她们虚脱得无法言语,渐渐的,当她们恢复了体力和难得一见的微笑,就开始道出了令人震惊的事实,而新闻标题变成了:原住民因为害怕校方惩罚而躲藏在森林。

让孩子融入主流

不像在报道这起原住民事件上表现得后知后觉的中文媒体,不少马来小报的焦点集中在这两名幸存的孩子如何离奇的经过了48天挨饿受冻的日子而活过来。有的甚至向小女孩套话,森林里是不是有什么神灵之类的,给她们送食物,才得以活过来。暂且不论政府应该对涉嫌疏忽或过度体罚学生的校方采取什么行动,甚至是否该加以提控,我们不妨思考一下,原住民被长期灌输的“再穷不能穷教育”的观念会不会是构成这悲剧的背后因素之一?

我国的乡区原住民是非常单纯的。过去,他们被政府、学者、教会人士等等灌输,教育是脱贫的最理想投资。于是,他们不辞劳苦,甚至不惜和亲生骨肉隔开遥远的距离,把孩子们送到接近城里的寄宿学校。家长们听信种种城市专家们说的话,要孩子们过上好的生活,就必须让他们停止学习森林里或乡村里的技艺:狩猎、捕鱼、采集、游泳、爬树、亲自大自然;而必须向城市人看齐。换句话,让孩子们能够融入主流。

无法承受的代价

当然,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融入主流的代价竟然那么巨大得无法承受。因为一些对异质族群和文化缺乏包容和谦卑之心的教员、舍监,甚至校长,原住民的学习过程变质成度日如年的监狱。他们被逼放弃了向自己先辈和双亲学习如何亲近森林、河流、土地和动物,去学习跟他们的习俗、语言、文化,甚至世界格格不入的外在知识。只因为他们相信融入主流是唯一的途径。

他们没有被告知,融入主流未必是脱贫的康庄大道,而更可能是族群身分的模糊和丧失,甚至以死亡为下场的悲剧。已经身处主流的我们已经错失了纠正自己的机会,却至少可以不再向原住民灌输种种为主流社会虚设的好处。因此,再穷不能穷教育,这种上一辈的金玉良言来到了检讨的关卡。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