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没有歧视

在我住过的国大医院一楼精神病房,曾经遇过七旬的老翁、不到20岁的少年、50开外的退休人士、40岁出头的壮年老板、已过耳顺之年的单身汉、30来岁的精明律师,以及21、22岁的大学生,三大种族、各种肤色的族裔都有,其中最特别的还是两名黑人。

黑人有着黝黑肤色和白嫩大脚板,刚刚开始进院的那一人,身材壮硕,习惯赤脚,往床上一躺时,就让人看见他的嫩红脚丫,由此也可反映出病房内的清洁工作是非常严谨的(清洁工一天抹地3次)。隔一两天又进来一名黑人,身材比前一位更高少许,是个足球迷,整天吵着要看世界杯(其时适逢世杯进行期间),不然就是缠着跟柜台的护士要求香烟,然后躲在厕所大过烟瘾。

吸烟并不是坏事,只是一个不好的习惯,所以任何已有烟瘾的病患,并不会被完全禁止吸烟,反而护士会视情况控制给予他们的香烟根数,然后他们也乖乖地跟着作息时间表,睡觉、吃饭、服药、做运动,或者就是,唯一比较具娱乐性的活动就是看电视。另外,有些病人喜欢听音乐,索性就利用自己的手机来收听;那位光脚丫的黑人便是如此,他要与我分享他的歌曲,原来都是一些耳熟能详的教会赞美上帝的歌曲。

万事都先感谢上帝

光脚丫的双亲来自尼日利亚,有个很长又拗口的非洲裔名字:卓克朱伟奇(音译)。幸好他是基督徒,还有一个教名“伊曼纽尔”,我称呼他时都用这个名字。他的来头不小,据他自己透露,他是一位物理学家,同时也精通生物和化学,在附近某一学院任教,专长是设计解决方案。他几乎机不离手,耳机塞入耳内,摇头晃脑的,沉醉在一片圣乐中。在我看来,他十分的自我感觉良好,对外在诸事都不感兴趣,是个万事都懂得先感谢上帝的虔诚教徒。

可是,疾病并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不选上你,特别是精神病;没有任何特定条件让你更有可能成为或不会成为精神病患。尽管精神病有遗传这一说法被提出,但是业界也没有百分百的证明。在我看来,某人的举动十分不正常,可能在他人的眼中,我的某些行为也像足精神病人。

都有难以说清的故事

我的隔邻床位,是个看上去七十开外的老翁,平日沉默寡言,有时会喃喃自语,有时语气像在骂人;每个傍晚他的女儿都会来探望他,有时其他的亲人包括孙儿孙女也会一起来,他看上去像个顽固不听话的老人,就像天底下所有老人一样,有着同样的心事却不会表达。后来,护士给他纸笔让他尝试写一些东西,我就看到他常伏案在桌,一只枯瘦的手微微颤抖的一字一字写着,也不知道写了什么。他似乎对一些事情看不过眼,经常会翻白眼和瞪眼,并一脸不屑的样子,是什么样的心结呢,让他如此日夜悬心、昼晚不安啊?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一位病人背后都有一个难以说清的故事。精神病不会歧视任何人,或许真正歧视精神病人的是这个不公的社会,以及不公的社会里自以为高人一等的普通人,和那一套一点都不完美的医疗机制。

后来,那位光脚丫最终还是穿上了鞋子,是护士为他准备了一双日本拖鞋。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